花拾叁-复健读条中

-热爱搞事
-更新频率极度不稳定
-“不做好所有准备就不动手癌”晚期
-复健中,先写短篇及小单元,搞大事长篇依旧大纲读条中

目前施(tuo)工(qian)中的有:
·已经拖成时泪的基三路系列
·沉迷于设定的高乔特传PARO
·全职伪全员的十二国记PARO
·搞事的双叶修八部众AU

【刀剑乱舞】【鹤歌】ON-00K0 MACH1小野小町 Day4

※ 《VA-11 HallA》PARO(瓦尔哈拉赛博朋克酒保行动),没有补过原作游戏也不影响阅读

※ 涉及CP:鹤歌,兼清,青石,三日莺,小狐俱利

※ 伪·冒险文字游戏风格,微妙的翻译腔,拖沓的节奏,只打上线角色tag

 审神者各种私设

※ 私心带一下亲友原作实况视频(抽打下各种不会读名字的亲友)

※ 大纲还在施工中,更新不稳定,后期会有不影响剧情的小修改


回顾:Day 1  Day2 Day3


【戳这里体验戳断手指的伪游戏对话】

↓则是正常文本

------------------------

【刀剑乱舞】【鹤歌】ON-00K0 MACH1小野小町

-Day 4-

鹤丸国永:晚上好,一杯Bad Touch

Sannie:这个气氛真看不出你昨天跟Boss箭拔弩张到光忠要吐槽我选的音乐的程度。

鹤丸国永:哎呀,抱歉抱歉

鹤丸国永:不过我也没办法呀,拉伽罗仔过来的话更不合适——他们连箭拔弩张都不用就可以直接打起来

Sannie:啊忘了先告诉你:Boss今天有事应该没法过来

鹤丸国永:那还真是幸运——我正计划什么时候把这里的游戏机记录全部刷一遍呢,正好趁他不在等他回来给他一个惊吓

鹤丸国永:好啦不用管我啦~~~我要有需求会来吧台找你的~(跑远)

Sannie:他还真的是来打游戏的?

 

Sannie:欢迎光——(扭头喊)清光快过来~找你的~~~

Sannie:晚上好,IZUMIさん

???:晚上好,昨天提供了帮助的酒保小姐

加州清光:什么事——啊!别告诉我你就是这幅没有伪装过的样子直接出门的啊和泉守兼定!

Sannie:(啊啦~已经知道真名了吗,关系真好啊wwww)

加州清光:还有你没有一路都说自己叫IZUMI吧?

和泉守兼定:我看起来像那么没常识吗?!

加州清光:外形上不像不过行为上挺像的。

和泉守兼定:见义勇为帮助弱小有什么错!?

加州清光:理论上是没错,不过也要看看对方是不是真的弱小吧。要不是那里三个月里已经换了八波所有者,你和你经纪人现在大概已经被谁请去喝茶吃点心,顺带问问你幕后是哪位想要抢地盘了

Sannie:哈?你们居然是在E5打的架吗?Boss居然放过你了还算你工伤?

加州清光:不然你以为Boss出门干什么去了——他这几天新的鸡尾酒研究正好到关键阶段,你看他连鹤丸上门都懒得管了

加州清光:要不是这事非得他亲自出面解决不可,他肯定是派你上

Sannie:我有点心疼昨天的光忠,一回来就碰到了Boss 的满怒气状态

Sannie:不过IZUMI也算是不知情应该没事

加州清光:是啊,这不还能继续稳稳的开个临时加场的吗,搞不好上台以前还能去Edojo再来个见义勇为——估计他的设计师能哭死的吧,设计了这种正义感的机型

和泉守兼定:怎么,难道你这种换遍了全身的型号就很好吗?

加州清光:起码升级改造以前就心智成熟不惹事。Sannie你给他调酒的时候可别加酒精,不然小心他粉丝觉得你让未成年饮酒到你空间爆破去

Sannie:(这个越来越幼稚的谈话内容是怎么回事?!)

和泉守兼定:要爆也是爆破你这个审美诡异的蝴蝶结控!

加州清光:我审美一向正常!

和泉守兼定:绑蝴蝶结涂彩色指甲保护油的Lilin审美哪里正常!帅气才是王道!

加州清光:可爱即正义!

Sannie:(这话题走向越来越神奇了……)

和泉守兼定:帅气!

加州清光:可爱!

和泉守兼定:帅气!!

加州清光:可爱!!

和泉守兼定:帅气!!!

加州清光:可……

Sannie:(把酒杯磕在桌上)两位聪明机智的Lilin来先喝杯Frothy Water冷静冷静!不用客气,我请!

加州清光&和泉守兼定:???

Sannie:两位再不把智商拉回正常水平,我就再给你俩调一杯符合智商的无酒精糖水。

加州清光:……抱歉,那我就先回去工作了(走开)

和泉守兼定:……

Sannie:虽然从私人角度我挺想继续看热闹的,但以一个酒保的身份我不得不打断你们。

Sannie:还有,给您带来了不愉快的体验,十分抱歉。

和泉守兼定:啊,没关系,而且我也有错。

Sannie:那么,想要喝什么呢?我相信就算调了酒精量爆棚的你的粉丝也不会来爆破我的对吗www

和泉守兼定:……Marsblast

Sannie:嗯,很符合你个性的选择。

Sannie:对了还没对你说呢:恭喜加场啦!粉丝们应该很开心的吧!

和泉守兼定:谢谢……

和泉守兼定:事实上……如果没有他帮忙的话,也不会有这一回的加场——虽然是临时补救才这么做的,但是这回的新造型反应很好,公司方面也在考虑以后多加一些这类的元素

Sannie:其实清光平时也不是这么暴躁的样子,他的性格就和他看起来一样可爱的~

Sannie:只是昨天他最喜欢的那根发绳断了,备用的又拿去给你用了,也不变指甲玩了估计纳米迷彩也打坏了——那个他攒钱攒挺久的,要不是被我和Boss骂了估计早就贷款去换了。

和泉守兼定:……

Sannie:而且他一向……怎么说呢,对于可爱的外表与其说是执念不如说是恐惧吧,觉得自己如果不可爱了的话就不会受到关注了,那么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Sannie:昨天我虽然在开玩笑其实心里吓死了,看他那样我还以为他突然想开了要自杀呢

和泉守兼定:……

Sannie:另外,他刚才说的那些是真的,自从半年前这个城市的白骑士解散以后,各方势力都在冒头试探抢地盘,除了像我们这样的BTC认证过的酒吧以外,纯中立地带很少

Sannie:你这样的要是真在这个片区出了事,我们大概真的就要失业了

和泉守兼定:我本来就是想来道谢的,但……

Sannie:理解理解,你那个城市的人本来也就是有条件可以追求正义的

和泉守兼定:有条件……

Sannie:所以说你带来的那个盒子是谢礼吗?可以放我这里,等会儿他脾气好了以后我会转交的

和泉守兼定:那就麻烦你了

Sannie:啊太好了,我还怕你会投诉他呢,虽然说Boss肯定会不在意不过还是可以松口气啦

和泉守兼定:……

Sannie:你一脸还有什么事要问的样子

和泉守兼定:那个……你知道有个研究Lilin还有Lilim爱抖露的研究小组吗?

Sannie:你是看了MIDARE那篇更新了?是指的这里没错哟~不愧是粟田口赞助的人才小组啊,能够get到店名的含义,要不是赶上了特殊时段估计Boss真要庆祝一下

和泉守兼定:……

Sannie:抱歉说了些无关的话——那么是有什么话需要我们帮忙转告的吗?

和泉守兼定:……

Sannie:这一脸很为难的样子……是想说“虽然很抱歉但是请千万别把我调查对象”吗

和泉守兼定:……

Sannie:不用觉得太为难,作为研究者被调查对象拒绝应该已经习惯了,而且这样事先说明也可以避免他们反复申请采访的无用功

和泉守兼定:并不是不想参与的意思,只是……我听说公司对于粟田口赞助的团体的申请从来都是当没看见

Sannie:啊明白,上层在某些方面的无聊执着

和泉守兼定:我曾经看过那个小组之前的关于其他行业仿生人的研究——是非常用心而且客观公正的研究,所以这回他们有了新课题以后我也在关注

Sannie:不过想通过采访来提供是帮助是不太可能了

和泉守兼定:……

Sannie:那……“碰巧路过了某个酒吧然后因为太无聊不小心扫了不知道哪个团体个匿名问卷”呢?而且“碰巧问卷有很多open questions”~

和泉守兼定:?

Sannie:“打擦边球”可是一项远古技能啊wwwww

和泉守兼定:……如果可以的话

Sannie:嗯嗯那么交给我吧。

Sannie:啊有客人来了,你需要从后门走吗?

和泉守兼定:那么我先走了,再见

Sannie:回见~

 

小狐丸:晚上好~一杯Fringe Waver

Sannie:晚上好~看样子上回的Party后遗症已经消失了?

小狐丸:已经没事了,这回是碰巧路过,顺便来确认一些事情

Sannie:???连你都在意?一个无主区值得那么被关注的?

小狐丸:不是这个原因,那件事我可完全不知道的哦~

Sannie:啊出现了,这充满了即视感的“老子掌握着一切”的大魔王表情

小狐丸:大魔王什么的不知道啊,不过最近确实……嗯,没什么

Sannie:总有种会有神秘力量找上门的不妙预感……不过还是交给Boss犯愁吧

小狐丸:咳,只要你掌握好谈论的范围,不大面积传播都不会有事的

Sannie:……这个论调好耳熟

小狐丸:既然路过了正好给你看一下吧,下次打算上市的宠物服,正在最终修订阶段,,你同事很喜欢的那位设计师做的

Sannie:上回没露面的那位吗?哇好可爱!清光看见的话只怕更要纠结他上回为什么不参加了

小狐丸:鸣狐组的人我可管不了啊~随缘吧~

Sannie:我怂恿清光去砸你家玻璃哦

小狐丸:(笑)那我走啦

Sannie:回见~~~工作顺利哦~~~~

Sannie:啊,休息休息~~~~(转头)清光~~~~台子上那个盒子是给你的,你收一下~~~

 

(休息区)

Sannie:?你来这边干嘛记录都刷完了?蹭烟的话是不可能的!

鹤丸国永:帮你戒烟还差不多

Sannie:拒绝,这是我少数的乐趣——再说你有那么好心的吗?

鹤丸国永:……有些事要找你确认一下,你老板那个办公室是薛定谔的隔音效果还是外面好一些

Sannie:他人都不在你还在乎个什么薛定谔的隔音性

Sannie:还有最近怎么总碰到这种药暗搓搓说话的,明明植入着纳米机械暗搓搓有意思吗!

鹤丸国永:……说的也有道理

鹤丸国永:那么我改计划了!想办法听你讲故事太麻烦了,我决定给你讲故事!看你在听到哪个故事的时候可以受到惊吓!

Sannie:你可以再无聊一点

鹤丸国永:又听故事又能卖酒给我有提成,多么有趣!

Sannie:你可以去找Boss一起“有趣”

鹤丸国永:那些故事他都知道的不会受到惊吓

Sannie:不是很明白你这种不经吓会死的执着

鹤丸国永:那么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吧台)

Sannie:回来啦~吓!青江江?你居然没黑我系统?看样子莺丸说你遇上麻烦问题是真的了。

笑面青江:Mercury Blast

Sannie:……连黄段子都不讲了看样子是真的很麻烦了

Sannie:你的Mercury Blast,好了,别这么深沉认真了,说说怎么了吧

笑面青江:……你知道我的工作吧?

Sannie:主业黑客驱魔师,副业驱魔师黑客,本职杀毒,兼职神棍。

笑面青江:就算不打算听起来很神秘,也不能这么俗的吧。

Sannie:由于网络化的普及,使得人们将越来越多的时间投渚虚无的洪流中,有时在逝去之后依旧有部分思维片段被留下,碰巧又一部分被信息化以后还能自由行动,且大部分是无主观意志的自由行动,而造成了新世界的网络灵异现象。

Sannie:而你的工作则是将这些思维片段从网络上剥离出来清除,使一切恢复正常——这种解释非常科学客观高大上了吧?

Sannie:实质上和杀毒真的没多大区别

笑面青江:还是有区别的好吧!

Sannie:也是,毕竟你经常暗搓搓给它们找了个存储器让他们可以继续“活着”,打擦边球啊

Sannie:——所以你这个与其说是驱魔不如说是开幼儿园啊

笑面青江:听起来更低级了啊!

Sannie:你是园长大人,然后你右眼里那个偶尔会来我赛博空间玩的“女鬼”小姐姐就像保育员wwwww

笑面青江:都不在一个存储器里哪来的保育员啦!

Sannie:诶~可惜了,我挺喜欢她的,感觉她应该挺喜欢照顾别人的吧,虽然可能找不到可以和她聊天的同等高端思维片段

笑面青江:虽然是打了擦边球但另外那些毕竟是客户的委托,随身带着万一不小心听到些机密隐私怎么办

Sannie:你当黑客玩的时候听到看到的还少么

笑面青江:工作和乐趣要区分开来,这点我还是很有原则的哦~

Sannie:好吧,那说说这回的工作又是怎样?碰到了难抓的还是沟通能力低下的?或者上上上回那种原主就是个黑客反侦察能力一流的?

笑面青江:……

Sannie:你这个表情怎么回事?难道三位一体了又能打又难沟通还特别会躲?

笑面青江:……虽然这回这个确实是又能打又难沟通还特别会躲,但怎么说呢……问题不是这个……

笑面青江:我已经把那个片区的网络里不管是不是相关的信息体全部都问了一遍,并没有谁看到“它”,不配合的可疑的也都暂时关了起来,但委托人依旧还是遇到各种超自然现象

Sannie:所……所以(憋笑)……你可能

笑面青江:……可能真的遇鬼了

Sannie:还是你打不过的那种,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面青江:现在不知道是干脆放弃委托还是回去找个专业人士帮忙

Sannie: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面青江:不到万不得已真的不想拜托他啊,又会被用清冷淡定地念叨不务正业

Sannie: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今剑:发生什么开心的事情了吗?

Sannie:有个挂羊头卖狗肉的驱魔师网路走多了又遇到真鬼了哈哈哈哈哈

笑面青江:你能别笑得那么夸张吗

Sannie:只是想到你曾化身温柔阳光春风拂面的复古DK,去演了一出复古言情剧还自带BGM的给人家灌了半天心灵鸡汤

Sannie:最后却是靠着唱数鬼歌帮她了解心魔超度的我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面青江:你再笑下去这位可爱的客人可就一直没酒喝了啊

Sannie:咳,抱歉

今剑:我晚一点再点酒吧,看你现在这个样子也是没法好好工作的

Sannie:天使!

今剑:所以现在这位驱魔师先生是有麻烦了吗?

笑面青江:……也不算

Sannie:这回这个他一个人单打独斗不了,想找个懂鬼的帮忙,但他认识的能帮忙的那位他目前还没决定要不要去找

笑面青江:……差不多是这样

今剑:这样的话我这边倒是可以提供一个人选,不过他联系起来比较费时间

笑面青江:比起……联系困难根本不算什么

今剑:我把他的地址发给你吧,他那里不接受网络预订只能上门填写预约单或者写实体信

Sannie:仿佛听到了一个很有时代感的词

今剑:如果要写实体信的话我还可以发一个格式教程给你,不过我个人是建议是直接上门就好,虽然偶尔会出现需要安排时间的情况,但他平时都不怎么出门很容易遇上的

笑面青江:这个时代居然还有“深山”这样的存在啊……既然这样我还是直接自己去一趟吧,搭……的顺风车估计正好可以过去吃午饭

Sannie:宁可去搭奇怪的顺风车去深山吃午饭,你是有多不想被念叨!

笑面青江:那我先走了!这位的酒钱算我账上吧,多谢救命了(跑走)

今剑:嘿嘿不客气~

Sannie:工作顺利~午饭顺利~

今剑:……(盯)

Sannie:这个不赞成的眼神是怎么回事?没有客人允许的时候我是不会私自泄露他们隐私的

今剑:原来如此,我也是担心你被投诉啦

Sannie:我在你心中是那么不靠谱的人吗!

今剑:嘿嘿

Sannie:那么今天又是几岁的你呢?

今剑:看到我这突然爆棚的责任感就知道我刚好成年啦!

Sannie:也有可能是急于证明自己已经长大的叛逆期少年

今剑:好过分~我的青春期可是一直都很稳定的从不装大人~

Sannie:那么刚好成年的今剑想要喝什么呢?

今剑:Fringe Waver!大杯!

Sannie:仗着成年就要酒精爆炸吗……

今剑:wwwwww说起来还有点吃惊,你原来是相信鬼怪存在的吗?

Sannie:被卡文的莺丸洗礼过几次就算是无神论者也要怀疑自己的,更何况我本身其实是泛神论者,只是多少有点,不习惯把那些奇异的事情都叫做“鬼”或者“妖怪”吧,不过想一想名字本来也就是代号,彼此“正确的叫法”,有时候“能让人理解的叫法”可能更重要也说不定

Sannie:比如“鬼”泛指了看不到的灵体和思念体,“妖怪”则像一只大筐,装了所有无法被解释之物,而两者有时候因为相似又常常被人么混为一谈

今剑:不过就算有些东西现在能被解释了,还是有人更愿意是鬼怪

Sannie:虚幻的东西永远都比真实要吸引人啊,想想也就能理解为什么莺丸能有那么多读者了。

今剑:老板不也对这方面执念颇深?

Sannie:与其说这方面不如说是对于旧称“日本”的国家的古代历史有执念吧,他办公室都专门参考了古籍复原了一间“茶室”出来——对于所谓“风雅”可以说是异常执着了

今剑:说起来酒吧绰号“小野小町”原本也是因为这是日本“六歌仙”之一的女诗人吧?

Sannie:不过现在稍微明白一些的也只知道她是旧时所谓“东方三大美女”之一了——这里没有被误认为是什么奇怪的场所真是谢天谢地

今剑:不过我很喜欢日本神道教的付丧神文化的,每样物体都能形成精怪的话,相当于都可以查出本源,听起来很利于自我认知

Sannie:可是不会有“我到底是物还是生灵”的纠结吗?毕竟保留了原本“物”的属性却又有了“人类”的思维。

今剑:唔……

Sannie:从这个角度看Lilin会更有困扰吗?毕竟是以“仿人”为目的制造的“非人”

今剑:……如果你真的想知道的话我可以告诉你一些“别告诉别人哦”的东西哟~

Sannie:……

今剑:毕竟我现在是需要急于昭示自己已经长大了的刚成年的年岁嘛

Sannie:……

今剑:就我看过的资料来说早期是有这样的混乱思考的,特别是那个时候刚好又爆发了一次人体改造热潮,人类与Lilin在性能上的区别变得很模糊。

今剑:所以后来才出现了一些对人体改造的限制法规,一方面是保护人类的身体,维护社会的安定,另一方面也是加强人类与仿生人之间的边界感

Sannie:……还有这种作用

今剑:毕竟LIlin与Lilim的初中是哟过来做一些人类不想做的或者不易做的事情,万一太接近人类的话也很难办啊

今剑:不过后来在各类NGO帮助下也签订了权益保护协议,才算与人类社会取得了平衡吧

Sannie:这样说起来的确也就才过了十几年,但公众已经是一副“早就如此”的态度了

今剑:不过最有趣的一点大概是记忆上传的“福利”吧,现在的技术还无法让人类上传记忆,于是这就成了lilin与人类最大的边界,也算是双方都可以引以为傲的用来维护住自己存在意义的资本——双方都因此而觉得自己与众不同

Sannie:……

今剑:不过B1zen City的情况还要更复杂一些:各式NGO,灰色人口,边界模糊的族类——别的地方没有哪家公司的注册法人可以是狐狸的。

今剑:再加上半年前白骑士解散,这里几乎算是承认了所有的有意识生物都可以拥有基本公民身份的混乱地带——虽然这个公民身份也不怎么之前就是

Sannie:难怪你提到付丧神文化了

今剑:不过自由也必带来混乱,如今恰好还处在平衡状态,待人类想到了新方法找回自己的“灵长”地位之后,又该有一波动荡了——不过按现在的发展节奏来看,任重而道远啊www

Sannie:你这副十分开心看热闹的样子

今剑:确实是这种心情吧。不过这种心情大概是哪段我丢失的回忆里的吧——按照理论来说我可应该是最喜爱这个平和的充满了人类的世界呢

今剑:说了这么多好渴,大份满酒精Fluffy Dream~两杯~~~~

Sannie:酒精爆炸狂魔,一会回得去吗?

今剑:没关系的本来就不远,而且我会通知岩融沿路来找我的,万一我摔进垃圾堆里了他也能把我找回去~

Sannie:这么咒自己真的好么

今剑:不说这个,下回轮休的时候要不要去我家开睡衣派对~~~上回你已经拒绝我了,这回你还忍心吗~~~

Sannie:……为什么成年的你还没有放弃这个8岁的你提出的建议

今剑:因为想多个人一起抱着枕头打游戏,编辫子还有通宵讲黄段子啊——岩融的头发太短了编起来不好玩

Sannie:不要觉得我没发现你好像避重就轻漏掉了某些奇怪的计划

今剑:而且你是无性恋同时还是人类,是肯定能通过安全门检测标准的啊

Sannie:……我并不觉得自己是个无害的人类

今剑:没关系哒,能哄过机器就行~而且室内有安全限制哒~不会对通过安全门的外来宾客造成任何伤害~

Sannie:……

今剑:你就答应了吧,呐?你忍心拒绝一个可爱的小天狗两次吗?

Sannie:……好吧,不过通宵黄段子还需要考虑

今剑:嘿嘿,那我这就走啦~(起身出门)你看我不但还能走直线我还能飞哦~

Sannie:……他不会真的摔进垃圾堆里去吧……

 

(收工)

Sannie:居然坚持到了现在,还真是让人改到惊吓呀,鹤丸

鹤丸国永:但是你有了个帮忙收拾的壮劳力不好吗~

Sannie:说起来Boss到现在都还没回来

加州清光:这个时间点正事早就该谈完了,估计和哪个头领掰腕子玩去了

Sannie:希望明天没人来闹事吧——有的话把鹤丸推出去当挡箭牌Boss应该会高兴的

鹤丸国永:我好歹还是你的还贷来源吧啊喂!

Sannie:你和他们比刷游戏记录就行了,游戏机的钱我们会出的

鹤丸国永:我就走了一年这个片区就已经变得这么和平了?

 

-------------赛博空间:爱抖露工业生态研究小组---------------------------

 

私信留言:这里是小野小町的那位酒保~有兴趣对IZUMI进行一次匿名问卷吗?


评论
热度 ( 2 )

© 花拾叁-复健读条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