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拾叁-复健读条中

-热爱搞事
-更新频率极度不稳定
-“不做好所有准备就不动手癌”晚期
-复健中,先写短篇及小单元,搞大事长篇依旧大纲读条中

目前施(tuo)工(qian)中的有:
·已经拖成时泪的基三路系列
·沉迷于设定的高乔特传PARO
·全职伪全员的十二国记PARO
·搞事的双叶修八部众AU

【韩张】龙与人类学

※ 番外,正篇见【归档】【全职】龙与荣耀街

※ 发生在正篇很久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 

※ 灵感及世界背景设定参考《龙与地下室》(虽然已跑偏)【卖安利传送阵1】【卖安利传送阵2】 


【韩张】龙与人类学

 

『0。』

 

太阳轨迹的最高重新越过黄道线的时候,张新杰看到了人类。

 

从恶兽被洞穿的胸腔之中,将拳头收回的人类,动作如肌肉般稳定扎实,细碎的血点飞溅到他坚硬的脸庞之上。

 

冬至日冰冷的阳光照出他的眼,清洌坚毅如荒漠的石。

 

仿若寒冰女神的眷顾,张新杰的心底在那一刻有了莫名的悸动,仿佛蛰伏在冰雪之下执拗的春意,蠢蠢欲动等待着破土而出。

 

“就是他,就是这个人。”

 

『1。』

 

与人类不同,没有了时间的逼迫,长寿的龙族对于追求知识的迫切欲望要冷淡许多,却也要精细持久许多。

 

拥有漫长时间的族类可以在金币之中畅游数百年,直到他们能够轻易从声音与触感中分辨出它们的种类,也可以花费千年时光,只为追随吟游诗人口中传唱诗篇的变化轨迹。

 

在这些纷繁的研究之中,自然也有关于人类的部分。

 

而张新杰,则正好是龙中在人类学上取得了专精学历的那一个。

 

当然,只在是理论上。

 

毕竟对习惯于隐居在深山还喜欢搞些小怪兽看家门的龙来说,人类这种喜欢抱团喜欢在安全范围活动不喜欢没有经济意义精神意义的弱小生物,是极为难以见到的。

 

『2。』

 

白色的巨龙看着抬头看了看刚被他选为了观察对象的人类,对方一如初见时的那样,眸光清正肌肉结实坚韧刚毅一如既往;又以肉眼难以捕捉的弧度底下头,看了看自己摊开放在人类面前的巨大白色龙爪。

 

爪心之上,是一捧捆扎好的黑卡拉维*花球,花朵与装饰用叶片呈现出非常完美的中心对称形态。

 

『3。』

 

人类经常用“送花”这一行为来表示友好——这是张新杰在不止一本人类学书籍上讲到的社交知识。

 

只是……这个超出了书中描写的,单独出行胆大勇敢也没有叫嚣着“恶龙交出你的金币吧”的人类,对于龙的“我想要你做我的观察对象”的示好行为给出的反应,也超出了龙那足有两米厚的笔记。

 

张新杰不太确定,在那么一瞬间,眼前这个人类的脸上是否出现了一种可以被翻译为“你在逗我”的表情。

 

『4。』

 

“送花”的行为最终换来了书中所写的人类另一个表达信任的行为:人类与龙交换了名字。

 

韩文清。

 

龙的文献中不曾有过记载,因此张新杰也无从得知,别的龙类在与人类交换姓名的时候是否有过同样的触动。

 

『5。』

 

那种“这个人生来就应该是叫这个名字”的真理一般的认知。

 

明明才过了几个小时,但初见时的那仿若早春一般的生机,在勃勃生长。

 

『6。』

 

人类与龙是不一样的。

 

他们弱小(看向独自扛着还在吐血的巴吉利斯科**的韩文清)容易觉得孤独(看向独自烧火的韩文清)在屋顶之下会拥有安全感(看着已经露天睡着的韩文清)……以及,会使用火,尤其是使用火来进行烹饪。

 

“我认为这不合理的。”化为了人形白发白眸白衣对称着飘飘的龙捧着大片的棕榈叶拗出的碗,表情严肃:

 

“舍弃掉部分可以食用的食材,花费大量的时间处理,浪费人力晒制香料,最终却只是为了获取优秀的味觉体验”

 

“——对于生命短暂的人类来说这是一种令龙费解的无用耗损。”

 

『7。』

 

篝火旁的韩文清显然早已习惯了龙对于人类的奇怪偏见,火光晃动下的脸色并没有任何变化,手中的寒光依旧。

 

“蘑菇要吗?”削完了胡萝卜的寒光停在了白白的菇帽上。

 

龙盯着咕嘟咕嘟热气之上摇摇欲坠的鲜美菌类,神情是阅读书籍时一样的专注。

 

“要!”

 

『8。』

 

在交换了食物之后,和人类关系更近了一步的龙也开始了一些比观察更近一步的行为,比如说,做实验。

 

龙展开了生长在黄金分割点上的,散发着温暖微光的柔软流线形对称白色巨翼,往躺在一旁的人类上面精准地盖住,打开,盖住,打开。

 

“看不到天空以后会更有安全感吗?”***

 

『9。』

 

人类的安全感来自于什么地方?

 

幼童刚出生时的安全感来自于支配他人,优越于他人的倾向。而当他们成长,安全感的获取方式也随之改变。

 

来自于地位,来自于金钱,来自于欲望的满足,来自于精神上的充实,来自于明确的目标……内容多样。

 

冬日的夜空只有着与夏季不同的稀疏星光,在龙翼的浅白色光晕遮挡之下更加微不足道。

 

这个巨大的世界之中,光晕出的一片天地触手可及。

 

『10。』

 

除了观察与实验之外,口头询问也是一种获取有效资料的方法。

 

韩文清显然不是一个擅长于讲故事的人,那些浩瀚而壮阔的史诗撼动人心的王朝更迭,到了他的口中,就成了经典的老三段。

 

从前有个(群)人,然后因为(利益/阵营/正义/……)起了冲突,最后他(们)死了。

 

『11。』

 

那天他们挑选的讲故事的场地是一处连恶兽都不想爬的峻峭山崖,崖顶冷风凛冽风景绝好,能看到远在地平线上的王都,还有零星散落在这片陆地上的城镇。

 

无数的三段式之后最后给出了总结:

 

“虽然最终结局会走向同一条路,但每一段年代,每一章的故事,每一个的参与者,他们,都是独一无二的。”

 

『12。』

 

王都举行春日祭典的时候,龙与人类一起剿掉了山中喜爱偷食人类幼崽与龙类藏品的精怪。

 

依旧是干净利落的一拳贯胸致命,张新杰看着韩文清从胸腔拔出拳头的熟悉画面,才恍惚发觉这次的人类观察活动已经过了冬季。

 

“今天的风,与千年前不一样了。”

 

在这段时间里,龙对于人类的认知被不断的修正。

 

『13。』

 

“我不是龙,不能明白龙心目中的人类应该是什么样。”

 

“我只知道,世界这么大,每一片土地之上,都会遇到新的人,还有新的挑战。”

 

韩文清向龙抬起了手,转为他一直依靠的拳,和煦的春光之下,人的眼神依旧清洌坚毅。

 

“和我一起去吧。”

 

『14。』

 

精通人类学的龙自然明白这样的邀请背后的涵义:

 

那是能够交付后背的信赖。

 

『15。』

 

巨大的,白色的,收握成拳的龙的爪,与人的碰在一起。

 

缓慢而坚定。

 

+THE END+

 

 

 

总的来说,这其实就是一个用生活事实来糊学霸一脸的故事【叉腰笑【顺便老韩最后莫名的就中二了嘴炮力UP

 

*随便百度来的一点也不严谨(……)的老韩的生日花,文中为了增加西幻感使用了音译

(Black Caraway),真正的中文名字是“黑种草”,花语是……“梦幻爱情”【扶额

 

**Basilisk 随手在资料里面翻出来的一点也不严谨(……)的一个蜥蜴怪,也会特指某些蛇怪

 

***此处致敬《龙与地下室》XD

 

又,虽然文中没有出现,但是设定中张新杰缔结契约要交付的代价是“子夜的星空”——换句话说,和老韩绑定以后,新杰就只能11点秒睡了【。


评论 ( 5 )
热度 ( 28 )

© 花拾叁-复健读条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