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拾叁-复健读条中

-热爱搞事
-更新频率极度不稳定
-“不做好所有准备就不动手癌”晚期
-复健中,先写短篇及小单元,搞大事长篇依旧大纲读条中

目前施(tuo)工(qian)中的有:
·已经拖成时泪的基三路系列
·沉迷于设定的高乔特传PARO
·全职伪全员的十二国记PARO
·搞事的双叶修八部众AU

【双鬼】龙与异装癖(补档)

补档重发,当做没看到就好_(:з」∠)_【帮教练接电话的时候忘记把手机锁屏,于是车颠了两颠以后被误删了QAQ


当让如果愿意帮我补补热度我也会很开心的_(:з」∠)_


※ 复建用小短篇系列,文风清奇

 

※ 虽然应该用不到,不过全系列的名称是《龙与荣耀街》

 

※ 别名《少年小邱非与一群老不死的》 【并不!

 

※ 灵感及世界背景设定参考《龙与地下室》(虽然已跑偏)【卖安利传送阵1】【卖安利传送阵2】 

看没看都不影响阅读的前文:

【周江】龙与九点水

【林方】龙与点心师




【双鬼】龙与异装癖

 

『0。』

 

枫叶被霜染上了血色的时候,邱非看到了雌性的龙。

 

肢体纤长瘦削, 鳞片是刺目的红, 脖颈和利爪流淌出优雅的弧线,蝶翼形状的翅膀与背景中红叶几乎融为一体的龙,轻盈地落在他家阳台。

 

然后变成了一个盘靓条顺,肩宽腿长的,汉子。

 

“租房。”

 

『1。』

 

邱非一度怀疑自己的命理上是否写着五行不管缺什么都不会缺龙:不然为什么总有龙把他这个人类的住宅当做临时栖息地。

 

好在名叫吴羽策的红龙的临时租住行为并没有给邱非的生活带来太大的变化:对于擅长法术的龙来说,在人类的生存空间里折叠一块供给龙的空间并不是难事。

 

加上这回的龙本身就是独立不习惯给别人添麻烦的性格,如果不是自家冰箱里突然会多出些不认识的水果,邱非完全没有家里还有另一位住客的感觉。

 

『2。』

 

当然,虽说龙没有给邱非的生活带来困扰,但这并不代表不会有别的东西找上门来。比如说,和龙绑定的勇者啊和勇者啊还有勇者啊。

 

“策啊!别这样啊!回家吧!你如果需要这个人类我把他绑回家不就好了刀口刀”

 

邱非看着那个以一种漫画书里常见的搞笑姿势扒在自家大门上的成年男性,丝毫不怀疑对方口中的“这个人类”指的就是自己。

 

『3。』

 

有所得必有所失,这个世界就像热力学第一定律一样刚正不阿。

 

作为远古的长寿族类,龙若是想要让绑定的勇者获得同样的寿命,则必须同神签订契约,交出用以换取的条件。

 

龙的勇者名叫李轩,在正常情况下长得像个匆匆而过的上班族,但眼底却多少蛰伏着一种猎手才有的侵略性目光,能让人轻易将他和普通人区分开来。

 

当他静默地站在那里时,苍老的时光便仿佛成了他的气场,无声地诉说着古旧与沧桑。

 

而造成这种时间堆积感的,正是龙付出的代价:季节性的变性,哦不,是换鳞。

 

『4。』

 

按理说不管哪种文化,当初在创造龙的时候参考的对象之中多少都有着爬行类,于是龙需要换鳞似乎不是什么特别奇怪的设定。

 

如果这种换鳞不包括顺带更换一下龙形态的性别的话。

 

当然,如果只是这种程度的神的恶趣味的话,邱非应该还不会被卷入其中,偏偏这一次,是伴随着橙装掉落的史诗级别换鳞。

 

这种以千年为单位的鳞片更换不但会掉落一个有护甲效果的饰品,还伴随着稍有不慎就是小说中常见悲剧收场的复杂操作流程。

 

包括全程勇者不得围观、充满人类气息的换鳞场地、一个得到四组龙与勇士信任的人类的全程监控。

 

哦,最重要的一点,当事龙需要穿着与当时的龙形态性别对应的服饰。

 

『5。』

 

日子就这么在见得到勇者见不到龙的节奏中缓缓飘过。

 

直到某天邱非在例行接受了李轩冷静而带有怨念的嘱托推开门进家,终于能够确定这个扰乱他生活的史诗级别换麟要开始了。

 

客厅里,基本没过露面吴羽策坐在不知道哪里变出来的大红酒吧凳上,端着一杯大红的血腥玛丽,踩着一双十厘米的大红细高跟。

 

还穿着一件大红色的,洒金的,胸前开口的,高衩旗袍。

 

龙岔腿坐在吧凳上,就算涂了个大红唇脸上表情依然冷静淡定。

 

“可以增加成功率。”

 

『6。』

 

成功率是个很重要的数据,小则影响数据大则惊天洞地。

 

哪怕时间磨损了最为锋利的刀戟,也能够一起踏着回忆不离不弃,这种美好表象之后隐藏的却是共享生存危急。

 

换个片搞不好都能一尸两命。

 

『7。』

 

龙的第一片鳞片掉落的时候,邱非心底发出沉痛感慨:我觉得我看过的小说一定是在逗我。

 

他看着龙淡定地端着杯子小口呷着,表情是闲庭漫步的云淡风轻。

 

每过一段时间,龙如同异次元空间般的旗袍下摆里就会掉出一片奶锅一样大的鳞片,Duang一声在他家地板上砸出一个深坑。

 

然后那个坑再被龙Duang一下恢复原样。

 

每Duang一下,门外勇者就快要实体化的霸气与怨念就更深的戳进屋来。

 

『8。』

 

少年觉得他家客厅现在就像一个产房,只不过变成了等在门外的丈夫凄风苦雨地(在意念层面)不断惨叫,门里这个生孩子的反倒跟个渣男似的就差再陶个手机出来打游戏了。

 

第八次突然觉得背后一凉的时候,正在生孩子的,哦不,正在变性,哦不,正在换鳞的龙脸上露出了一种可以叫做嫌弃的表情。

 

“当年多少还有点领导气质。”

 

『9。』

 

很久很久以前,红色的龙在路过村庄时看到一个人类。不知道是出于什么缘由,龙停下了脚步,变成了人类的外形,混进了那个人类的日常生活。

 

不知是不是因为有模仿或者龙类的逆反的心理,龙总会做一些和那个人类看起来相似实际上却完全不同的行为。人类用利器直接捕猎时,龙就用陷阱抢走猎物,人类组织围猎时,龙就试图提出行动方式相反却能收到更好效果的策略。

 

各有输赢。

 

直到后来,人类说,嘿龙我觉得你很好你要不要和我一起生活。

 

嘿龙,你缺不缺一个带领你龙生方向的勇者。

 

龙想,多个战(gen)友(ban)似乎也不错。

 

『10。』

 

临近午夜的时候,这次关系到两条命的换鳞终于结束。

 

抬起涂了鲜红指甲油的手指,龙Duang掉了戳在客厅了吧凳,最后掉落的那块巴掌大红水晶一般的极品辟邪护具被他随手扔给了屋主补偿房租。

 

龙踩着十厘米的红色细高跟,身姿款款地迈着大爷步干净利落走出房门,把还在蹲门外化身地缚灵的勇者拍了起来。

 

『11。』

 

“走了,回家。”

 

+THE END+


 

评论
热度 ( 46 )

© 花拾叁-复健读条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