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拾叁-复健读条中

-热爱搞事
-更新频率极度不稳定
-“不做好所有准备就不动手癌”晚期
-复健中,先写短篇及小单元,搞大事长篇依旧大纲读条中

目前施(tuo)工(qian)中的有:
·已经拖成时泪的基三路系列
·沉迷于设定的高乔特传PARO
·全职伪全员的十二国记PARO
·搞事的双叶修八部众AU

【突发脑洞】【双花】那些年,孙哲平操过的张佳乐

※ 我觉得这个脑洞的来历大概不用我讲了(就算不懂也没关系啦反正文里也有)【顺便给小伙伴 @活色笙香  做个科普和入门,大概?

 

※ 除了昆明话还会有一点纳西话和玉溪话(云南人会多地区方言很正常【真的【。

 

※ 本文的副标题大概是《论推广普通话的重要性和必要性》或者《乐乐教你入门必学的昆明话》或者《你猜猜作者到底是哪里人》

 

※ 为了表达效果,有些方言会选择用同音的汉字(有的字我也不知道官方用法该是啥)而不是原本的字。私设为乐乐是昆明人,大孙是北京人,以及其他的一堆私设,懒得讲了【喂

 

※ 【逗比且OOC醒目】

 

 

 

【双花】那些年,孙哲平操过的张佳乐

 

张佳乐是个土生土长的昆明人。

 

对于这一点,孙哲平其实并没有什么概念。

 

要知道,张佳乐虽然生活在云南这种偏远省份,但是这个人不但讲了一口标准的普通话,第一次视频的时候那一头鲜艳的长发还有不知道用什么风来形容的着装风格更是狠狠的刷了一把时尚度。

 

孙哲平这个长在皇城根底下的人虽然没有什么地域歧视,但对于一个长期除了打荣耀以外大概不会有什么爱好的宅男来说,云南大概还属于一个家家养孔雀出门骑大象床底有火枪超市卖白丨粉的迷之领域。

 

张佳乐的形象和他对于云南的映像区别太大,以至于孙哲平一时没能成功在两者之间建立起联系。

 

直到后来有一次和张佳乐组队从四家工会手中抢BOSS,漫天的特效与光火之中,整个人都已经开始激动起来的弹药专家终于还是暴露了他身为一个昆明人的本质。

 

“再镪?给是要再镪的?”手雷爆炸的巨大轰鸣声中百花缭乱看似来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却被孙哲平清晰的捕捉到“闷的你呢拱折冒挨我鬼扯十扯呢”

 

“拽囊样,小心么挨小狗呢钱包剁的*”

 

百花缭乱精准的扔出了好几颗手雷,拥有着不同效果的爆炸物沿着各自的轨迹在空中爆炸,掀起的气浪推乱了弹药专家长发的同时也扰乱了眼前的局势。

 

光影之间,百花缭乱阔步向前。

 

那一刻,孙哲平充分的体会到,哪怕张佳乐外表看起来再文艺ID再娘炮(?)普通话说的再标准,都改变不了那人骨子里带着的老昆明腔调。

 

看起来悠闲平静种花遛鸟,却是比谁都要刚强倔强。

 

 

云南少数民族多,战队里也不可能都是纯纯的汉族。不过虽然偶尔会出现一两句孙哲平听不懂的某族方言,但平日里大家响应国家号召都说着一口多少带着点地方口音的普通话。

 

而百花的副队大概算是这伙人中间普通话说的最标准的了,不过也被听过破功的时候。

 

张佳乐在心情激动的时候特别容易忘记说普通话。

 

这是孙哲平到达百花多次观察之后得出的结论。

 

像是终于抢到了梦寐以求的材料啊,难得的阴到了一叶之秋啊,PK又连胜了他好多次啊,抢到了限量版的蛋糕之类的。

 

那个时候张佳乐会爆出一大段他基本听不懂的昆明话来,一双眼睛兴奋得直发亮。

 

就像眼前燃烧着战火一样。

 

孙哲平想。

 

 

 

*窝实在做不到信达雅的翻译这一段,请自行意会吧反正是打群架(?)时候的高频语句。

 

-我百花的孙泽贫-

 

繁花血景的亮相在联盟可以说是掀起了巨浪,在他们之前,大概从未有人想过狂剑与弹药专家的组合可以做到这种程度。

 

令人叹为观止。

 

和孙哲平联手斩落了一众对手高调亮相的张佳乐简直是蹦跶着去参加赛后的新闻发布会的,百花的弹药专家整个人都在发光,就差着在额头上写上“窝很高兴”来表达一下激动的心情。

 

孙哲平跟着他,总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关键的事情。

 

果然,在张佳乐抢到话筒的时候,孙哲平终于想起来了事情的关键,不过显然,已经晚了。

 

“这是我百花的孙泽贫!”

 

张佳乐笑得阳光灿烂。

 

 

-一起甩米线-

 

和孙哲平联手放倒了叶秋从嘉世手中抢走boss以后张佳乐心情特别好,拉着孙哲平说是要去街角那家米线店甩米线庆祝一下。

 

有了上一次的经验,这一次张佳乐努力提醒自己要克制,务必要做到普通话十级标准发音。

 

孙哲平听着张佳乐字正腔圆地说要甩米线表示庆祝,想了想少数民族聚居的地方有一些奇怪的庆祝方式似乎也不是什么大事,甩米线什么的,认真想来大概是感谢山神或者丰收之神之类的行为吧。

 

这就是纯朴的,还保留着对自然的感恩之心的云南人啊!

 

孙哲平满胸豪气。

 

结果张佳乐端着碗,一脸惊异的看着孙哲平帅气的把米线甩了出去。

 

忘记说甩就是吃似乎应该不是什么严重的事情?

 

 

 

-孙泽贫操了张佳乐-

 

在周围人的耳濡目染之下,孙哲平对于这块什么土地的了解愈加深刻。

 

起码他不会再当街把手里的食物甩出去了。

 

偶尔队里后勤的妹子之间暗搓搓的八卦他也能听懂个七七八八。

 

方言里,骂人不叫骂人,叫cao人,写作嘈念作操。每当有人口吐一声cao的时候,总得花点时间思考一下对方只是单纯的想骂人还是真的有某些让人羞羞的不良想法。

 

身为云南人的百花人们思想纯洁从来没有这种烦恼,对于他们来说,那种某种和谐活塞运动的粗口正确的说法是“我日”,标准发音是“歪日”。

 

张佳乐是个纯洁的好孩子,偶尔激动的时候爆爆普通话发音的昆明话,从不涉及某不良词语。

 

那年全明星的时候,白天因为没什么事两人干脆开了小号去随便跟了个团刷本,结果张佳乐没什么负担一路上推怪推得特别奔放,一不小心,在最后一个boss的时候,OT了。

 

OT这事对于职业选手来说不是什么大事,但对普通玩家来说,这就是团灭的节奏。

 

最后,虽然有惊无险的干翻了boss,但孙哲平还是把张佳乐叫过来一起“谈谈心”,两人看画看雪看月亮(游戏风景),从倒T团灭谈到了团队精神,从和谐友爱谈到了人生哲学。谈得张佳乐眼睛红红内心无比委屈。

 

“至于吗?你说至于吗?不就是没看见不小心OT了吗?孙泽贫他就为这种小事操了我一天!”张佳乐溜回房间字正腔圆地打电话找人吐槽“对啊!他操我啊,从早到晚操了一整天!他也不嫌累!”

 

“中间有人来了他也不管,操得我在别人面前都抬不起头了!”

 

跑来串(chao)门(feng)的联盟下线听了半天墙角,最终没有敲门。

 

第二天,联盟流传起了百花双修神教的不朽传说。

 

 

 

-我是脖子疼!不是脖子疼!-

 

张佳乐今天不舒服,他脖子疼。

 

只是这人生病了也不叫人省心,队医今早跟孙哲平说了一下,让他帮忙照顾着点。

 

职业选手们由于长期静坐,脖子也就成了病痛多发区,孙哲平一想某人平日里特别懒往那一戳除了打荣耀以外经常忘记动动脖子放松一下,就觉得这次张佳乐会脖子疼真的不是什么大事。

 

孙哲平到了张佳乐房门口,也没敲门就进去了。

 

一进门就看到某个常年爱作死的人正在用一个非常扭曲的姿势趴在床上玩PAD,后脖颈处的肌肉仿佛下一秒就能尖叫出来。

 

百花的狂剑二话不说,直接上前把人按倒在床,狠狠的做了一次全身按摩。

 

第二天,张佳乐嗓音嘶哑的去锤孙哲平的门:

 

“孙泽贫!我是脖子疼!不是脖子疼!”

 

 

 

*脖子疼=嗓子疼,真正发生在脖子上的不适感一般会说“脖子酸”= =【每次解释“我是脖子疼啦又不是脖子疼”就觉得好累

 

 

-路上跑过好大的一支藕-

 

孙哲平离开百花的那天,在路上看到了一只二萌二萌的哈士奇。

 

他突然就想起来,有一天张佳乐给他科普玉溪话的时候。

 

玉溪话的一大特点,就是很多字的g音是不发的,为了实际说明一下,科普员同志还很认真的背了一首很有代表性的小童谣:

 

瓦接有座嗷唔楼,初一烧香,十五下楼

抬的头来吼一吼,帽子掉到鸥鸥收~

(我家有座高鼓楼,初一烧香,十五下楼

抬起头来望一望,帽子掉到沟沟里)

 

为了强调发音规则,那个“欧欧”说的格外用力。


然后,张佳乐也不知道是被戳中了什么笑点,背完以后抱着枕头在床上自顾自地滚来滚去,小辫子也滚散了,映着那张笑得通红通红的脸,莫名的让人觉得移不开眼。

 

那只哈士奇一蹦一跳的招摇过市,蹦得孙哲平脑子里冒出了一句话:

 

路上跑过好大一支藕。

 

那声音,跟张佳乐似的,标标准准的普通话,发音方法却是方言里的。

 

孙哲平就那么笑了出来。

 

 

-孙泽贫也是个憨包-

 

再睡一夏跟着兴欣出现在荣耀赛场上之后,孙哲平碰到了张佳乐。

 

在一个意料之外的情形之下。

 

土豪孙哲平耐不住自家太后的魔音灌耳,不情不愿的被拉到老孙家不知多少年一次的家族聚会上,面对一堆不知道该叫什么的亲戚。

 

有个据说按辈分是他奶奶的学龄前小萝莉扯了扯他的衣角,露出满嘴的乳牙对他笑得一脸崇拜“里就四以前辣个百花的孙泽贫对不对?”

 

不得不说,岚方语系在某些地方总有着惊人的相似。

 

受到“小萝莉”“奶奶辈”“岚方语系”三项技能的加持,小姑娘得到了系统赠送的“听孙泽贫讲那过去的事情”特殊奖励。

 

 

“‘憨包’是什么?*”小萝莉眨着大眼睛一脸纯真的打断了孙泽贫。

 

孙哲平内心的警报猛的就拉响了!

 

他怎么就一听到了那个熟悉的称呼之后就把持不住一个不小心就恢复了某些当年被带出来的语言习惯了呢(╯‵□′)╯︵┻━┻

 

就算对方是自己的奶奶而且估计听不懂但是这种骂脏话被祖国的花朵抓包的感觉还是一样的!

 

照实说,绝对会受到一个“你居然说脏话我要告诉我麻麻”的眼神;说这是夸人的话,保不齐人家小萝莉就记下了下次对着谁说了。

 

孙哲平虽然是个三次元的狂剑,但他是一个有道德有修养从不带害小孩子的好狂剑。

 

所以,怎么办?

 

“那个是纳西语里‘汉族’的意思。”蹲下身子,动作熟练的给小女孩扯了扯跑送了的蝴蝶结“少数民族早些年见的外人少,所以用‘你这个汉族’来骂人。现在大家都不这么说啦。*”

 

小萝莉眼前一亮“里四臧佳乐!”随后各种卖萌求抱抱。

 

孙哲平低头,被自家奶奶抱了个死紧的昔日百花弹药专家就差在额头上写几个字“我是路过的张佳乐。”

 

等张佳乐真的路过以后,收获不小的小萝莉心理默默估量了一下以后,这才一指孙哲平,恍然大悟道“孙泽贫也是个憨包。”

 

语气是说不出的天真。

 

孙哲平动作一梗。

 

在经历了仿若天荒地老无数过去的事情如同潮水一般涌来快乐悲伤曾经的过往清晰如铭文般烙印在他骨血之中那一刻瞬间仿若永恒的一秒之后,落花狼藉曾经的操作者重重的点了下头。

 

“我就是个憨包。”

 

 

 

*1.这个词当做“傻逼”来理解就可以了,同义词还有憨锭。

2.骗小孩子的东西就不要信了。这个谐音是存在的,汉族=傻逼的这个语言现象是没有的,纳西人对于自己民族的优越感是存在的【窝觉得少数民族和汉族之间互相看不起这事……挺正常的?【不含任何地图炮

 

-孙泽贫,摁是板扎!-

 

张佳乐退役的那一年,联盟因为网友关于世界杯的吐槽办了个活动,让职业选手们用自己的方言给自己的队友或者对手说一句话,同时在论坛上也开展了方言送祝福活动。

 

一时间,整个联盟像是安装了奇怪的语言插件,各种听过没听过口音刷刷刷的给围观党们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活动早期的时候,大家还比较乖,挑着寓意好理解起来也容易的内容刷刷版,荣耀联盟达到了空前的大和谐。

 

但当整个活动渐渐变质为“我就算热辣辣的夹带私货了又怎样反正你也听不懂~”以后,活跃在网络上脑洞其大的网友们就开始拉着职业选手们一起玩脱了。

 

毕竟中华语言博大精深,你要硬说有些地方就是喜欢把“小傻逼”当做是对喜欢的人的昵称,也没人能够反驳不是。

 

联盟里宅男一堆,平日里娱乐活动单调,互相放放垃圾话调戏一下开个玩笑也不是什么大事。于是那段时间,只要打开职业选手群,就能看到各种肉麻恶心调戏人的地方化一排排刷过。

 

恶意居多,真爱不少。

 

只能说再好的创意也干不过开了挂的脑洞,联盟终于在彻底玩脱之前终止了这个活动。

 

活动楼彻底关闭之前的一分钟,张佳乐点进了那个“百花!板扎!”的主题楼,在一票刷刷百花刷刷繁花血景刷刷于锋刷刷邹远的楼层下面,留了一句话:

 

孙泽贫,摁是板扎!

 

 

 

-FIN-

 

最后那句窝觉得没有翻译的必要了……按着“牛X”来理解吧

 

 

文后:厄……虽然是突发脑洞吧……但其实这个问题我有思考很久的……

 

我家小伙伴大概就知道了,我曾经和她表示过我脑补了一下乐乐说昆明话结果自己2333333差点从床上滚下去的情况

 

毕竟在我的映像里面,乐乐一直都是属于那种文艺型艺术型的暴力,和昆明话这种说出来就自带着一种微妙的流氓气(?)与乡野气(?)的口音其实不太搭,哪怕是最收敛的官渡腔也觉得有着微妙的违和【顺便说,我觉得马街口音的唐昊一定是绝佳配置。

 

说回乐乐,有点神奇的,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泥煤说着昆明话的乐乐感觉超级亲切的啊!!!!【虽然如果那样他大概会自带一种奇怪的流气……

 

总觉得他会拎着一袋泡菠萝草莓或者炸洋芋,在端仕小锅里叼着棍子跟划着一碗臭豆腐小锅米线的你随意的聊聊天,说说百花说说八卦说说菜价,用着一堆类似“太雀(qió)啦”“得(dē)罗(luō)”“槽耐犯”“整不成”“黑(hé)漆(qí)嘛(má)咕(gǔ)咚(dǒng)”“鬼迷(mī)日(rí)眼”“吃着(zhuó)菌儿了”“跟楞(lēng)半倒”之类的词骂骂叶修,最后在你喝汤抹嘴的时候随意的挥挥手,说一句,拜的。

 

张佳乐,我觉得,百花,真呢是太板扎了!


评论 ( 29 )
热度 ( 262 )

© 花拾叁-复健读条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