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拾叁-复健读条中

-热爱搞事
-更新频率极度不稳定
-“不做好所有准备就不动手癌”晚期
-复健中,先写短篇及小单元,搞大事长篇依旧大纲读条中

目前施(tuo)工(qian)中的有:
·已经拖成时泪的基三路系列
·沉迷于设定的高乔特传PARO
·全职伪全员的十二国记PARO
·搞事的双叶修八部众AU

【全职特传PARO】【高乔】荣耀传说 章二 -RAINY BLUE -(下)

※ 《特殊传说》PARO

 

※ 发扬原作【正文当番外写番外当同人写】的光荣风格,通篇都是扑面而来的私设

 

※ 理论上基本是一章刷一对CP来玩,包括但不仅限于高乔/伞修/新老双花/双鬼/喻黄喻/林方林/张安/卢刘/周肖/方王/方魏/邓李

 

※ 虽然是一章刷一对CP来玩,不过其实除高乔,伞修外可以当做全员粮食向无压力

 

※ 周更,或者两周更

 

※ 有没有冰夏/夏冰同好我们来玩嘛~

【前文回顾】

【全职特传PARO】【高乔】荣耀传说 章零 -WINGED CHILD-(上)

【全职特传PARO】【高乔】荣耀传说 章零 -WINGED CHILD-(下)

【全职特传PARO】【高乔】荣耀传说 章壹 -STAR FARMING -(上)

【全职特传PARO】【高乔】荣耀传说 章壹 -STAR FARMING -(下)

【全职特传PARO】【高乔】荣耀传说 章二 -RAINY BLUE -(上)


—·全职·荣耀传说·—

—·LEGEND OF GLORY·—


CHAPTER Ⅱ: -RAINY BLUE -


·肆·

 

地点:Glory 时间:PM 3:27

 

“黄少,求你了,你就哭吧!”徐景熙看着泡在水里的黄少天,捧着手里的水晶瓶子整个人都跪了下去“你知道现在人鱼眼泪有多难得吗!你再不哭我就要哭啦!”

 

“卧槽槽槽槽徐景熙你这是卖队友你知不知道!”黄少天显然并不买账“你宁愿出卖现在这个楚楚可怜毫无防备人见人爱内心惶惶的我也要去讨好方士谦和张新杰那两个丧心病狂的医霸,你身为一个新时代医者的爱和节操呢,你简直是丧尽天良惨无人道暴戾恣睢罪恶滔天毫无人性!”

 

“医疗班就这个体系,怪我咯。”徐景熙一秒钟变脸“说吧,楚楚可怜毫无防备人见人爱内心惶惶的黄少,在丧尽天良惨无人道暴戾恣睢罪恶滔天毫无人性的我的面前,你是要自己哭呢还是要自己哭呢还是要自己哭呢?”

 

“徐景熙!你变了!你变得我都不认识你了!当时我认识的那个温柔善良、礼貌可爱的徐景熙到哪里去了!现在你居然还要为了你们医疗班的人来对付我,你简直就是无情!无耻!无理取闹!”

 

“那你就不无情?!不无耻?!不无理取闹?!”

 

“我哪里无情?!哪里无耻?!哪里无理取闹?!”

 

“你哪里不无情?!哪里不无耻?!哪里不无理取闹?!”

 

…………

 

已经走进了清园的乔一帆觉得自己还是退回去比较好。

 

只不过在他有所行动之前,刚还在清园里互相嘴炮着的两人已经统一把视线扭转了过来,眼神火热得仿佛下一秒就能射出光束。

 

“那个,”感觉自己马上就要被集火的乔一帆弱弱的开口表明立场,“我就是来替喻文州前辈送本书的。”

 

所以可不可以不要露出这种充满了杀气的目光啊啊啊啊啊刀口刀

 

 

乔一帆也早已经在心里后悔过无数遍了,他干嘛要因为太过在意邱非的那个态度所以选择在了今天去图书馆查资料呢!也许晚一天喻文州前辈就不在那个片区了呢刀口刀。

 

因为现在他其实并不想遇见喻文州。

 

毕竟对于一个来自原世界的纯情小处男(划掉)来说,这种前不久才在眼前毫无自觉的扔下了一颗闪瞎钛合金狗眼闪光弹的学长实在是让人觉得压力山大。

 

而其,那时候众人的反应让他觉得自己才是反应过度的那一个。

 

信息资源不对等是永远的痛。

 

要知道,在乔一帆生活了十多年的那个原世界里,至今都还能看到“警察同志这个贱人勾引别人家的好儿子搞同性恋你们快点把他抓起来”这样的情形,更别说网路上还流传着的各种让女孩子掉眼泪的真实故事。

 

就算自家老妈是个活泼开朗视俗礼于无物的辣妈一枚,生在红旗下长在新社会的乔一帆大概还是知道这个社会的普遍价值观的。

 

只是对于守世界来说,跨越了各种种族之间的感情故事都已经是家常便饭,更何况区区的一个性别。

 

回想那天黄少天甩着鱼尾拉过在岸边微笑的喻文州,在层层叠叠水珠之中与他浅浅接吻,态度大方没有丝毫的做作,就像每天早上都要出门拿一瓶牛奶一样自然。

 

而清园岸边,那些跑来围观的学生们,脸上的表情除了“卧槽”“老子的狗眼”“秀死快啊混蛋”以外,却是丝毫没有那些负面的情绪。

 

乔一帆觉得心里有什么正在暗暗地躁动着,细小的鼓动彼此呼应着连接起来,在他的心底蹦跶着欢呼:新世界的大门被打开啦!

 

 

“诶诶诶你不是方神那天提过的小乔吗?”徐景熙的声音打断了乔一帆的思路“刚好啊快来帮忙!”

 

“正好你是高英杰的人,快点想方法让黄少哭一哭。”

 

徐景熙前辈你不觉得你这句话从头到尾都是槽点,不管从哪里来看逻辑都有问题吗?

 

先不说“是高英杰的人”这句话听起来十分有歧义这个问题,是高英杰的人又和弄哭黄少天又有什么必然关系这句话听起来怎么就这么的难理解呢(╯‵□′)╯︵┻━┻

 

不过黄少天显然是不打算给乔一帆时间去理清徐景熙那番话里的逻辑。

 

“与我签订契约的物,让掠夺者见识你的傲。”

 

冰雨,这柄杀伤力广为人知的王族幻武兵器,重剑冰刃释放的杀气裹挟着层层叠叠的滔天水幕呼啸着向两人拍了过来。

 

“滚滚滚滚滚滚滚滚!”

 

 

·伍·

 

地点:Glory 时间:PM 3:27

 

“不,一帆!不要!!”

 

“英杰,其实这样也好……”

 

“可是这样对你不公平”高英杰一副西子捧心的表情“你别怕,等着我,我很快就会去找你的!”

 

“英杰!”

“一帆!!”

 

“不就是去找黄少要个眼泪你们两个烦不烦!”徐景熙掀桌。

 

联手调戏了前辈的二人组心情很好的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一般轻快的往清园的方向走去,两人间气氛非常好,就差着哥俩好的拉个小手甩一甩再冒一点粉红色小气泡了。

 

“这什么毛病?!”只是过来传个话结果被狠狠恶心到了的徐景熙一脸的不明觉厉。

 

“学业压力吧。”柳非在一旁开口“这回的事情怎么说也算是方神惹出来的,小杰肯定要帮忙收拾;小乔的话,最近认识了不少前辈、基础阵法的组合与拓展应用、墓陵课实践、元素符咒使用,还有他才到手上的两颗幻武兵器——这种时候不抽一下都不正常了吧。”

 

“听小杰的奶奶说过,他和小乔在特别不高兴的时候好像特别喜欢这么玩。”大家不爽才是真的爽“貌似这个小游戏他们从小玩到大了。”

 

好,好幼稚=口=

 

徐景熙觉得他第一次的体会到了“竹马竹马”这种组合的不可理解性,你们两个都快要OOC了好吗快点醒一醒。

 

“最近大家都好忙啊都没人听八卦呢,好不容易刚刚讲完元素符咒的使用练习,才开始八卦清园里的那两只呢你就来了。”戴妍琦在一边凉凉的开了口“你是不是应该负起一点责任来?”

 

医疗班的传话员这个时候才注意到,这回被他闯入的,正好是传说中的下午茶学习小组。

 

“饶命啊你们当着我的面八卦我们队长和黄少你们你个意思啊?”

 

 

提起三年C班班长喻文州及其搭档黄少天,荣耀学院里只要有过一段学习时间的人大概都会用三个字来形容:烦、闪、烧。

 

黄少天很烦,这一点就算是喻文州大概也不会反驳,而且黄少天不仅本人很烦,连他的幻武兵器冰雨的武器精灵夜雨声烦也很烦,荣耀学院里基本每一个学生和武器精灵都默认了其“夜雨神烦”的绰号。

 

而话痨的功力某种意义上推动了这两人在成为搭档以后闪瞎人眼的进程,校园里至今流传着当年某人在清园里对着某人告白结果因为太吵闹到了全校皆知的故事。在加上黄少天这人的性格,平日里秀恩爱的时候的时候,攻击力简直是以几何倍数上升。

 

那个天生手残的腹黑少年与学院里的天才剑客居然在一起了,首先被惊得摔掉了手中难得的撒满了维露尔多叶子的料理的,就是能算得上两人师傅的魏琛。

 

一个徒弟就这样和另外半个徒弟内部消化了,一向翘课成性的魏琛老师那段时间整个人画风都不对了,不但每天都按时去给学生上课,还打扮的人模人样的,看得他的搭档方世镜一阵的心惊胆战。

 

终于,在有一次被掉包了饮料彻底喝高了以后,荣耀学院知名的猥琐老师以一种类似哽咽的声调在月下对着搭档哭诉“那个手残!那个施咒速度永远跟不上念咒速度的手残!老夫的索克萨尔给他也就算了!他还抢走老夫看好的幻武兵器天才!”

 

“你以为一次就能清晰看清自己内心成功发动幻武兵器的学生很好找吗!?”

 

 

“能一次就成功发动幻武兵器的学生很少的啦,一帆也不要太担心了。”高英杰戳了戳在走神的乔一帆,“毕竟能清醒的认识自己真正需要的人还是很少的。”

 

被说中心事的乔一帆微微一愣,这才接下了高英杰的话。“虽然话是这么说,不过‘用你的心去设定它’这种说法真的太模糊了。”少年的表情露出几分不安“总觉得,不管怎么努力都赶不上大家呢。”

 

有时候,都会忍不住怀疑,当时叶修是不是看错了人活着只是为了完成冯校董的要求随手一抓 。

 

“一帆你只是入学时间还太短而已。”高英杰也不好多说什么,乔一帆这种直接被老师抓来入学的情况在学校里太少见,连方士谦和王杰希也没有看出他到底有什么特别的会被叶修看重的天分。

 

在所有人眼里,乔一帆大概就是比普通人要能力稍强一点的普通人罢了。

 

这个话题不好继续下去,高英杰干脆把谈话的内容转到了他们之前还在听的八卦上面。

 

手残少年与天才剑客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

 

“相处久了就习惯啦,两位前辈也没有那么的让人随时随地都想——”高英杰先一步踏进了清远的地界,正在说的那句话硬生生被截成了两段。

 

“烧。”

 

 

·陆·

 

地点:Glory 时间:PM 4:03

 

两位少年到达清园的时候黄少天正在嘤嘤嘤的忙着抱喻文州大腿。

 

嗯,是真的抱.大腿。

 

喻文州坐在清园中央的亭子边缘,裤腿挽到了膝盖上,小腿完全浸在清亮的水中,一脸好笑的看着趴在他大腿上的黄少天。

 

化身人鱼的剑客大半张脸都被布料和变长了的金发挡住,只留出了人鱼族特有的尖耳朵,伴随着喋喋不休的吐字快速抖动着,反射着如同玻璃纸一般隐约的苍蓝色。

 

“卧槽方士谦超过分的好吗明明就是他自己公报私仇最后还是让张新杰来帮的忙为什么我还要给他提供眼泪啊我堂堂一个剑圣哪能说哭就哭啊太没面子了!还有徐景熙那个混蛋简直是卖友求荣还好意思跟我讨论医疗班的体制问题完全对不起我们对他的栽培好吗这种畏惧于上司强权的家伙。”

 

宝蓝色的鱼尾有一下每一下的甩动着,无数的水珠在两人旁边环出了一层层如同水晶珠帘般的隔断,画面唯美得就像烂俗的少女漫一样。

 

“‘无需诉说出口的心意’什么的,张新杰他真的不是在耍我吗我觉得他一定是在耍我啊我连默念着我爱你去亲你这种事情都做过了啊要是真的早就该解了吧我们俩绝对事真爱啊。”

 

烧了!

 

高英杰和乔一帆心底统一的做出了反应。

 

这种明明看起来还算是正常的情景也让人感觉到了源源不断的强光,这日子还让不让人过了!

 

看不见的强光在两人周围形成了一个结界,名叫“打扰别人谈恋爱是会被驴踢的”。

 

如果是平时,两个听话的好孩子要么就干脆回避下次再来,要么就早死早超生的上前去要到眼泪就溜。但偏偏这回两人正好都处在压力山大还被不靠谱前辈支使着做些不靠谱事情的状态,一只脚正正的踩在OOC的边界线上随时会黑化。

 

于是,高英杰和乔一帆做了一件平时他们都不会干的事情:暗搓搓的听墙角。

 

不过三分钟之后两人就后悔了。

 

黄少天他吧,不但毫无知觉的在秀着恩爱,这恩爱还秀得特别烦:从今天早上餐厅的早餐用料越来越奇怪我们下次还是去上回相中的那家去吃吧到之后要怎么做点小动作找张新杰报仇再到下回堵到叶修一定要成功的拉着人PK一场。

 

话题切换的不仅快,还快的非常没有逻辑。

 

乔一帆算是理解为什么医疗班的人只是收集了一次眼泪之后就再也不想来第二次了,这真的是个要拼着绳命来完成的任务。

 

给高英杰打了个暗示,两人决定还是暗搓搓的撤退好了。

 

至于方士谦交代的任务,谁知道呢╮( ̄▽ ̄”)╭ 

 

只是如果就这么成功的撤离的话,这一段剧情似乎就完全没有意义了——在两人就要离开的时候,高英杰捕捉到了自家前辈的名字。

 

“如果,我是说如果啊,万一真的变不回来了要怎么办啦难道真的要跑到那边去定居吗才不要啦我可是剑客啊好吗不能砍人不是太可怜了吗而且我还想陪着你啊,说到底都是方士谦的错他绝壁是故意的下次我们去把保健室砸了吧!”

 

高英杰一滴冷汗就下来了:以全校学生对黄少天的了解来看,这种事情荣耀学院的剑圣大人大概是真的做的出来的。

 

好在喻文州这个被学校里姑娘们暗地里叫成“喻苏苏”的学长至今还在保持着那副苏死人不偿命的温柔笑脸,伸手绕着黄少天那头耀眼的长发“虽然说少天不管变成不管变成什么样子对我来说都一样,不过以张新杰那个性子,这件事不解决掉的话他会比你还烦躁的^ ^”

 

“再说,真正带着能够改变血脉力量的东西也不会太多,大不了一个个试过来就是了。”

 

三年C班班长的声音沉稳而坚定,有着一种让人信赖的力量,仿佛他正在说的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听众出了李菊福以外说不出其他的字。

 

“再说,砸了保健室这事虽然能让方神难过一段时间,却不会让他记住,少天如果真想干什么的话,直接让夜雨声烦去绑架了王不留行不就好了吗^ ^”

 

高英杰头上才被擦去的那滴冷汗又重新流了下来。

 

手残心脏,这才是喻文州的真实写照。

 

只是,虽然这事的确是方士谦的不对,但是听到有人说自家前辈坏话还不反击回去的话肯定是不行的。

 

和两人某种意义上有着深刻渊源的高英杰立刻换上了一幅天真浪漫的笑容,毫不在意自己可能会有被驴踢风险的走了过去。

 

“黄少天前辈,方前辈让我来找你要眼泪啦~麻烦你愉快的来哭一哭吧。”

 

 

·柒·

 

地点:Glory 时间:PM 4:49

 

喻文州对于张新杰显然是了解的,这一回阵线拉得太长,张新杰在找了医疗班的人开会研究之后决定,重新召集一回相关人员,大家集思广益广开脑洞,争取尽快解决眼前的困难,帮助荣耀学院的好同志、大家的好同学黄少天恢复到正常的学习生活中来。

 

当然,不排除“其实是医疗班已经收集够足够的人鱼泪了”这一条的可能性。

 

于是,清园再一次迎来了浩浩荡荡的人群,被点名要求参与此次会诊的,凑热闹的,看笑话的,沿着中央悬空亭中延伸出来的台阶密密麻麻的站出了一线。

 

顶着众人的目光,张新杰拿出了一卷清单轻轻一甩,那记录了各类脑洞的单子如同卷筒纸一般咕咚咚咚咚地滚出了长长一条。

 

张新杰抱手居高临下地站在岸上,脸上的表情就是一句话:来吧,一条条的试过来吧!

 

“靠靠靠靠靠靠靠!张新杰你果然是故意的!”黄少天直接用冰雨甩起了水花,对清园里的所有人发动了一波无差别的AOE。“一个‘无需诉说出口的心意’都能有这么多猜想你是脑洞大呢还是在耍我呢还是在耍我呢?!”

 

被方士谦拉过来的乔一帆缩在后面发呆,避开了剑圣大人群攻的同时也捕捉到了那张长度不科学的清单的尾部。

 

一条条看起来有些莫名奇妙的猜想整齐的排列在散发着荧光的白纸上,后面还用小一号的字体注释着这些猜想的出处,具是遗失了的种族仅有的艺术类文献。

 

那并不是张新杰的字迹。

 

曾被方士谦拉到保健室整理资料的乔一帆对于张新杰那可以媲美打印体的字体映像深刻,再细细回忆了一遍,发觉这些由庞大资料阅读量堆积出来的猜想甚至不是出自任何一位医疗班的成员。

 

那么……乔一帆把目光投向了一早就站在攻击范围之外的喻文州。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上回在图书馆碰到这位前辈的时候,就是在古代民族的文献区。

 

把目光又在清单上扫了一遍以后,乔一帆内心忍不住感慨,果然,心脏的人都很擅长骗人。

 

喻文州这人,那天明明一副信心满满有张新杰在就万事不愁的样子,但其实暗地里却自己付出了不少。用那些妹子们喜欢的狗血思维来猜测一下的话,弄不好整个学校里,对黄少天真真付出了真心一颗的,就是眼前这个笑得事不关己云淡风轻的前辈了。

 

如果这都不算爱。

 

“yoooooooooooooooo!!!!!!!”岸边有节奏的传来一阵尖叫——被迫成为试验对象的黄少天再一次在众目睽睽之下和喻文州亲在了一起。

 

头发,思慕;额头,祝福;脸颊,憧憬;嘴唇,爱意;手腕,恋慕;指尖,崇拜……

 

张新杰一项项的划掉清单上的提议,动作干净利落如科学工作者。

 

虽然当事两人的表情是说不出的坦然,但乔一帆还是感觉到了来自姑娘们的深深恶意。特别是听说这个提议还是小手冰凉这个和凶残的武器精灵。

 

得罪谁都不要得罪女人!

 

仿佛感应到了乔一帆的想法,在他口袋中那两颗还是宝石状态的幻武兵器一起抖了抖。

 

等清园中的一场亲吻闹剧结束之后,早已应该下课了的高英杰这才赶到了清园。

 

和乔一帆一样完全是来打酱油的高英杰也不上前,反倒把乔一帆拉到了一个无人注意的角落,以一种特务接头一般的谨慎往乔一帆手里塞了两个小东西。

 

“?”

 

“幻武兵器的存放壳子”高英杰背起了广告词“这个是限量版,不但可以轻易融合进任何首饰护具之中,更可以轻易取出,自带三重护符并附带符纸存放空间,一个顶过去五个,每一天都能感觉自己萌萌哒!”

 

乔一帆觉得高英杰真是萌萌哒。

 

高英杰拿东西的时候走的匆忙也没拿个盒子,两个壳子虽然不小但还是有搞丢的风险,乔一帆想了一下,还是拿出了之前收到的两颗幻武兵器打算装上也好一起收起来。

 

一黑白一灰,两颗宝石精准地镶嵌进刻有繁复花纹的外壳,无声的闪耀了一下。

 

少年觉得他似乎抓住了什么。

 

那种奇妙的预言感再次出现了。

 

“英杰,你还记得,《幻武兵器使用说明》的第一条写的是什么?”

 

“‘用你的心去设定它’?”高英杰好像也懂了什么。

 

“设定的时候是用心在交流并不需要开口,而黄少天前辈的药方欠缺的那一味则是‘无需诉说出口的心意’。”

 

就是这个!乔一帆心底,那熟悉的躁动喊着。

 

拨开了围观看热闹的人群,尚显稚嫩的一年生看着差点要当众跳一段小苹果的剑客,认真地提出了问题:

 

“黄少天前辈,你在设定冰雨的时候,心里真正的想法是什么?”

 

 

·捌·

 

地点:Glory 时间:PM 5:20

 

“设定冰雨的时候我心里真正的想法?”已经濒临暴走的黄少天显然没有认真思考这个问题的打算“我可是幻武兵器天才啊自己的内心自然是看得透彻不然哪能一次就成功,啊我认得你你不是方士谦徒弟的徒弟的朋友吗你问这个问题干嘛难道是想趁乱骗取本剑圣的经验?”

 

“不过看在你既然诚心诚意的问了本剑圣也就大慈大悲的告诉你,反正也没什么好藏的又不是大不了的事情。”

 

“其实很简单我当时心里只有一件事啊,那就是我想要设定冰雨因为我想要保……”

 

黄少天顿住了。

 

看着岸上一群脸上都是“卧槽卡在这里人干事”的围观群众,还有那个认真向自己提问的乔一帆,荣耀学院第一的机会主义者已经捕捉到了关键。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还泡在池子里的人鱼一改之前狂躁的炸毛状态,伸手把眼前的长发扒拉到了脑后,露出还在滴水却帅气异常的五官意味深长地嘿嘿一笑“想造吗?不告诉你们~”

 

在人群还不及反应的瞬间,拥有着强大力量的水中物种已经一跃而起,在卷走喻文州的同时成功的甩了所有人一脸水。

 

“我允许你脱离形体,属于神名、夜雨声烦。”

 

夜雨声烦接手,话痨的武器精灵并未变成冰雨的形态,只是依靠着身体各部位与睡眠的接触,就接替上了自家主人的攻击继续射岸上的人一脸。

 

“黄少天你作死啊!”围观党们只觉得眼前白光一闪,再加上被糊的一脸根本没有任何机会去窥视一下水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唯有态度严谨的张新杰召唤出了石不转,并且在对方撑起结界隔开水花的同时掏出了两副墨镜。

 

等一切彻底恢复平静众人终于能够睁眼的时候,张新杰手中的观察报告已经写到结尾了。

 

清园里平静无波。

 

除了在远处,那一片被掀起的,还在缓缓下落的水珠之中,漂浮在水面的两个人影。

 

“嘿嘿。”黄少天无比清爽的甩了甩已经恢复了的短发,看着被他拖进水里,此时稍显狼狈的喻文州,帅气无比的笑了。

 

喻文州保持着^ ^表情的抹了一把脸上的水。

 

黄少天立刻狗腿状的凑了上去,手脚并用八爪鱼一般的把人抱紧。

 

“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

 

话痨的闪瞎狗眼攻击力也是翻倍的。

 

“总之总之总之总之总之就是最喜欢你啦!”

 

 

 -RAINY BLUE - 完



啊啊啊啊啊还有好多设定都没铺开哦好多梗都不能写好痛苦

 

写出这么纯情的东西来真是不好意思(/ω\)

 

本章的标题是德永英明的一首歌的名字,而这首歌的中文版,嗯,就是《蓝雨》


评论 ( 10 )
热度 ( 32 )

© 花拾叁-复健读条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