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拾叁-复健读条中

-热爱搞事
-更新频率极度不稳定
-“不做好所有准备就不动手癌”晚期
-复健中,先写短篇及小单元,搞大事长篇依旧大纲读条中

目前施(tuo)工(qian)中的有:
·已经拖成时泪的基三路系列
·沉迷于设定的高乔特传PARO
·全职伪全员的十二国记PARO
·搞事的双叶修八部众AU

【剑三】【羊花现代】花拾叁楼主人 『八朵花。』

【上一章『七朵花。』戳这里】


※作者已A,背景故事记忆只到80年代,人物角色记忆只到大米缸初期

 

※大三下工科狗忙成翔,周更成性

 

※私设有,且很多

 

※ 一定要写在这里的某句心声:GWW!TMD说好的武侠呢!!!


『八朵花。』

 

“你就是小拾叁说的那个今天来帮忙看板的中立咩?太太人家可喜欢你啦么么哒~=3=”少女的声音清脆如黄鹂鸟,在夏季的早晨听起来格外的舒心。

 

“啊,差点忘了,珞妹子说还没把样刊给你。”

 

说着,地上了一本封面清新淡雅的迷之小本本。

 

沈六元在内心给自己做了心理建设之后,终于颤巍巍的伸出手,结果,翻开,然后找到了他想看的那张图。

 

还是一样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

 

来接他的少女还在一旁用崇拜的口吻说着他的画风真的很原版简直就是六块钱亲笔啊!

 

沈六元默默望天。

 

还是不明白自己怎么就画了这么咸湿的插图了。

 

~·✿·~·✿·~·✿·~·✿·~·✿·~·✿·~·✿·~·✿·~·✿·~·✿·~

 

所谓“一失足成千古恨”,这大概是沈六元现在心情的最真实写照。

 

“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我一开始就不该离家出走,如果我不离家出走我就不会到基三路,如果我不到基三路我就不会认识花拾叁,如果不认识花拾叁我就不会想在围脖上勾搭他,如果不勾搭他我就不会画【】图,如果不画【】图我至今都还会是一枚小清新一般的兰纸。”被逼良为【】的漫画家碎碎念着。

 

没错,他以为的花拾叁开玩笑的那句“要【】【】【】的图哟”最后竟然成真了。

 

还是他自己让这事成真的。

 

沈六元此刻特别想嘤嘤嘤的去砍个手。

 

可惜有些事情已经既成事实,某本有着咸湿G图的样刊此刻还正在他手上,哪怕沈六元是属蜈蚣的,砍手也同样解决不了问题。

 

好吧,其实也不算多糟糕吧,最起码他和花拾叁之间终于是重新找到了一个纽带,没有像他们之前预料中的那样慢慢断了联系,反而继续维持着基三路与外界的友谊。

 

沈六元这样自我安慰的想着。

 

完全不把他微信联系人里的洛风放在心上。

 

而沈六元的手贱除了“一不小心接下了画【】图的邀请”以外,还有“一不小心答应去全职大展担任看板郎”这一条。

 

虽然对此沈六元给他的编辑妹子的解释是“要去同人大展看各种穿着COS服的萌妹子”,但事实是,让他心动的真正原因,是因为这一次同人大展的主办地。

 

万花谷。

 

在宣传图上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沈六元的眼皮忍不住跳了跳。

 

春兰秋菊夏清风,三星望月挂夜空。

不求独避风雨外,只笑桃源非梦中。

 

青岩万花谷,隐者的桃源,文青的天堂。

 

过了落星湖,沿着小路继续前行,便是“南疆五毒潭”并称为天下两大奇景的晴昼海。

 

虽然早就在照片和视频上见过了无数次,沈六元还是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大片的紫色的花朵,花瓣上还带着些许的晨露,此刻正温柔的反射着曦微的晨光,绵绵延延的扩张到视野的尽头。

 

清晨的万花谷还有着些许稀薄的武器,映衬着这大片的花海,温婉得如同情人间最缱绻的梦。

 

也只有这样的风景才能养出花拾叁那样的人了。

 

望着那片据说成就了无数情缘的花海,沈六元心底有些惆怅:他竟是从未像现在这般的想念着花拾叁。

 

咳,别误会,虽然说沈六元如果有一天真被掰弯的话大概他的编辑会尖叫着喜闻乐见,但事实上,沈六元这般如同捧心少女一般的小思念,真的和相思并没有太大关系。

 

时间是最伟大的魔术,因为他可以磨平最锋利的宝剑,也可以淡化最深刻的悲伤。

 

再加上沈六元那神一般让人无法直视的脑洞,不过小半年时间,就已经足够沈六元把在基三路那三个月的记忆美化美再美化,简直比被○图秀秀磨过的皮还要模糊不清。与其说沈六元此刻正在深深的思念着花拾叁,倒不如说他正在思念的是那段被他过度美化过的无忧无虑的美好时光。

 

毕竟他手上还有着一本迷之小本本提醒着他因为花拾叁而逝去的那些节操。

 

而有一句歌词唱的好,思念是一种玄的东西,如影~随行~

 

正当沈六元抚摸着三星望月底下那一堆他完全不明白干什么用的紫色充气墙的时候,在他的正上方响起了他无比熟悉的音色:

 

“花哥空降,生人回避~~~~”

 

~·✿·~·✿·~·✿·~·✿·~·✿·~·✿·~·✿·~·✿·~·✿·~·✿·~

 

沈六元从未见过这个样子的花拾叁。

 

早在基三路上初见那惊鸿一瞥的时候,沈六元就感觉自已已经捕捉了那人最让人心动的一瞬间,用文艺一点的说法的话,那一刹那美好得仿若地老天荒。

 

而这一刻,他才发现,有一些美,是连时间都无法铭记的永恒。

 

他看到那在空中舒展开身形的背影,光影之间,玄色的衣摆和漆黑的长发都被风吹得四散开来,勾画出最为自然而流畅的曲线,整个人如同一朵在水中盛开了的水墨莲花,哪怕是坠落的瞬间,都美得不可方物。

 

就算没有看到脸,他也可以凭借着那冥冥中的默契清晰的认出,那个从空中落下的人是花拾叁。

 

“噗”地一声闷响,花拾叁砸进了三星望月底下的……充气消防垫。

 

“花擦!师兄不带你这么玩的!”一旁给沈六元的领路的小花萝冲到了比她还要高的充气垫前恨恨的一跺脚,带着些许口音的数落道“就算是师兄你都这么玩过无数次了但是要以防万一好吗以防万一!你摔了是小事本子要是折了破了到时候秀姐姐问起来师兄你担得起吗!”

 

整个人都还陷在亮紫色气垫中的花拾叁勉强的翻了个身,捞过被丢在一旁的箱子爬到了垫子边缘,这才一扒长发和两人打了个招呼。

 

沈六元终于明白了这些气垫的用处。

 

 

看着那一圈明晃晃的基佬紫气垫沈六元觉得自己特别想吐槽“有这个闲钱还不如直接去加高防护栏好吗!”

 

花拾叁整理着破军套装那层层叠叠的领子,表示他什么都没听到。

 

一旁正在整理着自己大红色发饰的花萝表情虔诚地开口解释“没从三星望月上摔下来过的花花不是好花花。”

 

………………

 

沈六元特别想摔一摔自己帮忙捧着的这一箱本子。

 

刷遍了无数校园论坛八卦版的他怎么就忘了,跟不断腿不成活的唐家堡一样,万花谷也是有着许多外校人看来完全是闲(xian)着(de)无(dan)聊(teng)的传统的。

 

比如从三星望月上摔下来。

 

据说这是万花谷保留的最为完整的传统之一,其起源大概可以追溯到盛唐时期,因为地形奇诡复杂,每一年从三星望月上摔下来的万花弟子连起来可以绕大唐一圈,在万花谷修习,你要没从三星望月上摔下来过,你都不好意思开口。

 

可是就算这个是传统你们也不用这么认真的遵守吧喂!还铺一圈充气垫子是闹哪样啊!你让人家唐家堡那些断腿的唐门要怎么想啊!

 

“师兄跳三星望月的技术可是全校公认的第一呢!”小花萝一脸的崇拜,完全没有发现沈六元的表情已经诡异的扭曲了起来。

 

“不过别看师兄现在这么厉害,当年可是因为没有掌握好风速差点挂了~”小花萝笑容阳光灿烂得让人没法把她的话当真“要不是裴元师兄正好路过的话”

 

花拾叁还特别配合的把头发撩了起来,露出藏在耳后的一个并不显眼但却是真是存在的手术疤。

 

“……当时可是真真的一脸血。”花拾叁楼的店主笑得一脸坦然。“总共断了三根肋骨两跟腿骨还有N处软组织挫伤去年还带着一根钢钉呢。”

 

沈六元默默的扭开脸。

 

他还是好想吐槽。

 

~·✿·~·✿·~·✿·~·✿·~·✿·~·✿·~·✿·~·✿·~·✿·~·✿·~

 

考虑到要方便来逛展子的妹子和汉子们,这一次的同人大展最终把布展的位置选择在了水月宫门口的广场上,直接以水月宫的中轴划分了阵营,浩气盟居西北恶人谷在东南,中间搭了台子台子两边立了两快LED大屏。

 

由于一路上花萝溜走了三次去找基友聊天,等三人赶到会场的时候布展已经基本结束,花拾叁和花萝交代了两句,就自己一个人溜走了。

 

沈六元凝视着花拾叁离开的背影,在看了看自己身旁红黑相间的花萝,才反应过来花拾叁居然很正常的穿了一套破军套。

 

要知道因为领子太过繁琐的缘故,就算是在花拾叁楼那种花拾叁会变着法儿的换校服穿的地方,沈六元也从来没有见过他穿这一套,还以为花拾叁没有去考南诏皇宫能力测试(25人版)。

 

不过很快他就明白花拾叁穿这套衣服的原因了。

 

盘靓条顺,动作妖骚,眼神勾人,被恶人谷派出来跳热场舞的花拾叁简直是用绳命在热场,一条小腰扭得沈六元都快要忘记这人打太极的时候是有多么的稳重了。

 

为了阵营荣誉还真是豁得出去啊=L=沈六元眼尖,发现被花拾叁拉过来一起跳着《威风堂堂》的那位穿着白斩鸡套装的藏剑小哥不就是叶浅吗,再往后台一看,某个打过半个照面(还有一半当时被叶浅挡住了)的天策小哥正面无表情的等在后台。

 

等现场的妹子“yoooooo”的差不多,他们连《虎视眈眈》也都跳完了,叶浅立刻就被拖走了,花拾叁倒是继续留了台上,一只穿着碧落青冥套的毒哥也上了台。

 

毒哥看起来和花拾叁算是认识,打了声招呼以后递过一支麦,沈六元这才知道某个现充除了用绳命在热场以外还担任了主持。

 

 

“踩着夏天的尾巴,迎着秋日的前奏Ծ Ծ”

 

“今日我们在这里,欢聚一堂,迎来——哎呀小雨哥哥这个演讲稿太奇怪了”

 

“少盟主今天也萌萌哒!!!!!”“少谷主今天爷帅到没朋友!!!!!”

 

两块LED大屏上的视屏才放了一点,两边阵营就已经发出了一阵阵的尖叫,大有要靠尖叫杀死对方的阵势,全然不管大屏幕上的两位少主之间和谐得不得了的气氛。

 

沈六元看着坐在身旁的花拾叁,后者此刻正在看着一本R18的小黄本,面色正经得就像在读一本科普读物,和周围已经嗓音沙哑的妹子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与世无争的态度和之前用绳命热场的情形截然相反,反倒弄得沈六元一脸好奇。

 

大概是沈六元的眼神太过明显,花拾叁终于放下了手中的小黄本,抬头喊了一嗓子:

 

“少谷主我要给你生孩子!”

 

好吧,沈六元扶额,他又一次忘记了对方的二次元身份是个逗比这个残酷的事实。

 

“再次,我们宣布——同人大展,正式开始!”

 

一句结语,吹响了双方正式对阵的号角。

 

“道可道,非常道,恶人都是大!傻!!冒!!!”

 

听到如此带有杀气的口号,沈六元不由得精神一振,而坐在他旁边,之前都还在淡定的翻着隔壁摊位本子的花拾叁,此刻也一改一贯温润清朗的模样,本子一方桌子一拍就跟着同阵营的姑娘们一起回应了过去:

 

“尘归尘,土归土,浩气都是二!百!!五!!!”

 

一直在围观的沈六元深深的觉得,也许和恋爱一样,入阵营大概也会让人变蠢。

 

仿佛呼应着他的心声,场中的中立人士此刻也跟着喊了起来:

 

“你拍一,我拍一,中立围观俩!傻!!逼!!!”

 

~·✿·~·✿·~·✿·~·✿·~·✿·~·✿·~·✿·~·✿·~·✿·~·✿·~

 

“拿这种东西当做开场词真的没关系吗?”

 

“没关系啊每次阵营战的理念都是‘生死看淡,不服就干’啊不对是‘友谊第一,阵营第二’来的。”花拾叁笑得一脸真诚“新刊买三本的画赠送环保购物袋哦,画工精美配色简洁结实耐用能装书能买菜简直是居家良品,妹子不来一发么么么哒~”

 

……敢更假一点吗?!

 

沈六元无力的趴在了桌面上,他倒是不太担心会被粉丝们认出来,一来为了营造神秘气氛他在官方很少露面偶尔有的宣传照也是化好妆选好景打好光修好图的那种,和现在素面朝天的状态完全不同,二来完全是利用了反向心理,他还真不信哪个能认得出他的粉丝会认为这个出现在同人展上的会是他本人的。

 

可是,啊啊啊为什么入目都是萌萌的软妹子可是自己还是没有动力呢_(:з」∠)_

 

沈六元很苦恼。

 

中立阵营的酱油看板郎艰涩的转左边看看,一身粉红的七秀姑娘手上拿着写了“村口的王师傅从不会拆散我俩”的小扇子左右摇晃着;再向右看看,穿着攻无不克套的五毒姐姐直接淡定在头上挂了个“一锅两吃互攻无罪”;最后看了看自己和花拾叁的座位之间,特别普通的一张幡,上书七个大字:

 

生儿生女生太极。

 

沈六元重新把头拍回了桌面,觉得好累啊不会再爱了。

 

不一会,一旁忙着卖安利的花拾叁突然捅了捅他,笑得无比真诚“六元大大,有没有兴趣听萌妹子说‘我爱你’啊~”

 

 

“六元,我爱你!”“六元,我爱你!”“六元,我爱你!”

 

感情真挚吐字清晰的喊出三声之后,穿了一套萝装的妹子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期待的看着沈六元“可以求一张XX把XX推到墙上然后XX的图吗?”

 

沈六元:…………

 

为了妹子的一声“我爱你”,画吧。

 

笑容谁叫某人偷懒就拿自己的真名当笔名用了而且帮人画签绘还不改画风呢~“恶人谷的‘生儿生女生太极’卖XX西皮的摊位有个画风很原版而且人很好还能画【】图的太太”这种噱头一定可以在这次阵营大展里给恶人增添不少人气。

 

坐在旁边的花拾叁看着摊位前源源不断赶来求签绘的妹子们,笑得眉眼弯弯。

 

不过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火烧到自己身上了。

 

“人家想要拾叁太太做主角的【】图*✪ω✪*”小姑娘的眼神那叫一个纯真无邪。

 

一直都人很好,很逗比,玩得起也经得起逗,一个小时以前还卖弄风骚的跳了《威风堂堂》和《虎视眈眈》的拾叁太太此刻特别想收回那句自己宣传出去的“萌妹子只要喊三声‘六元我爱你’就可以点图哦~”

 

卧槽他没有想过这些妹子居然会对自己下手啊。

 

“真人还在眼前呢【】图就算了嘛,到时候尴尬呢~”沈六元瞬间开启了“知心道长陆拾毛模式”,笑容温柔的可以融化最冰冷的钢铁。“要不我给你画个拾叁太太的Q版吧,保证萌萌哒~”

 

沈六元大概还没发现,这是他第一次那么明显的拒绝了软妹子提出的要求。

 

 

 

因为归属感的问题,所以对花谷的私设算是做的最用心的吧_(:з」∠)_

 

以及,这次出现的那个阵营喊话,玩围脖的大概……都懂的?

-------------------------------------------

 

 

【文章进行到这里让我们来公布一些信(nao)息(dong)吧·万花谷篇(一)】

· 万花谷的入学宣誓词是“我为医者,须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救含灵之苦。”

 

· “若有疾厄来求者,不得问其贵贱贫富,长幼妍媸,怨亲善友,华夷愚智,普同一等,皆如至亲之想”

 

· “亦不得瞻前顾后,自虑吉凶,护惜身命。见彼苦恼,若己有之,身心凄怆。勿避艰险、昼夜、寒暑、饥饿、疲劳,一心赴救,无作功夫形迹之心”

 

· 但其实,万花谷内部通行的校训是“气质决定一切!”


评论
热度 ( 2 )

© 花拾叁-复健读条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