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拾叁-复健读条中

-热爱搞事
-更新频率极度不稳定
-“不做好所有准备就不动手癌”晚期
-复健中,先写短篇及小单元,搞大事长篇依旧大纲读条中

目前施(tuo)工(qian)中的有:
·已经拖成时泪的基三路系列
·沉迷于设定的高乔特传PARO
·全职伪全员的十二国记PARO
·搞事的双叶修八部众AU

【全职十二国记paro】【伞修篇】『秋之一叶 一叶之秋』第二章 十三、十四节

【第一章】【全职十二国记paro】【伞修篇】『秋之一叶 一叶之秋』序 第一章 一、二节

【上一章】【全职十二国记paro】【伞修篇】『秋之一叶 一叶之秋』第二章 十、十一、十二节

※十二国记paro虽然想写的严肃一些但是作者似乎天生就是被逗比之神笼罩着的,大概通篇都是私货

 

※虽然tag只打了伞修但其实还是会有别的西皮打酱油

 

※虽然为了写文正在重读十二国记,不过作者金鱼病晚期患者,如果出现了bug要么是忘了要么是私设,欢迎留评指出以便我有机会把bug变成伏笔

 

※作者脑洞比较大可能会有一些奇怪的东西出现←你就直说文里的麒麟都没有天生仁爱的水槽脑袋好了


《秋之一叶 一叶之秋》 第二章、第十三节

 

『嘉国是不是要垮了。』

 

苏沐秋没有看错,在他说出这句话的那一刻,叶修正在点烟的手明显的抖了一下。但随即恢复了平静。

 

嘉国的州侯还是那副懒散的样子,叼着烟枪,在昏黄的灯光旁边,挑眉看着他。

 

『你怎么会这么想?』叶修的眼神是纯粹的好奇『要知道嘉世至今已有七百二十三年,除了早先的四十年,会说这种话你大概是第一个。』

 

没错,已经延续了七百余年的嘉王朝,哪怕如今因为没有君王的镇守而有些妖魔出现的痕迹,但又有谁会质疑这样一个大国的命数已将尽头。

 

为什么会这么想?又是从何时开始这么想?

 

大概是在沉光的城外拾回那一支支细箭的时候吧。

 

四十八支箭,一支脱靶,十七支入首,九支入臂,六支入股,余下十五支入腹。

 

正是这十五支箭,险些成了苏沐秋一辈子的阴影。

 

因为箭枝太过纤细,为了增强其杀伤力关榕飞特意将箭头做成了射中目标之后会从内部炸开倒钩的类型,只是这样一来,在回收的时候,场面就无比血腥,通常一拽就是一个血窟窿。

 

毕竟是习惯了与食材打交道的人,平日里拿已死的牲畜做实验的时候苏沐秋并未觉得有何不妥,可是等真的从一具具余热未消的妖魔尸体上拔箭的时候,苏沐秋真的希望这些箭他一支都没有射过。

 

连带着箭头一同被撕扯而出的颜色吊诡的大块肌肉,被扯动的早已失去了生命的躯体还会有的抽动,以及因为腹腔上的窟窿而被带出的奇怪流体。

 

苏沐秋发誓他宁可单独背一个箭袋也再不想力求所有的功能都由一把千机伞来实现了。

 

特别是当他拔出某支箭结果发现箭头还穿着一个可怜而幼小的球体的时候[注1],苏沐秋终于彻底的体会到了话本小说中说道的“胃仿佛被一只手狠狠攥住”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苏沐秋在那一刻,终于深刻的体会到在天道面前一个普通的平民分量到底有多小。

 

哪怕他们占据了整个嘉国人口中最大的一部分,却也因为常见而不被珍惜。

 

『在我的记忆里,嘉国虽然出现过妖魔食人的事情,但被害的通常只是行走郊外的人,但现在,说明他们闯入过了里祠——那可是和郊外无法相比的地方。』

 

『可就算这样,在那些当官的眼里,也不过是一句「好像比去年严重了一点」而已,这话说出来居然也无人反对。』

 

苏沐秋看着叶修,陈述着看到的事实。

 

『人最大的错误不是犯错,而是看不到犯错,也不会去改正。妖魔都已经进过里祠,这样的事情却被视为小事。』

 

『这样的嘉国,我又如何能相信,还是那个稳行了七百多年被称作「嘉王朝」的嘉国,』

 

叶修烟枪里的火光在苏沐秋说道有妖魔的时候就已经熄灭了,他却没有管,依旧叼着烟嘴保持着那副姿态。

 

过了许久,他终于拿开了端着烟枪的手,在深秋微亮的天光中,开了口:

 

『想不想见一见真正的嘉国?』

 

《秋之一叶 一叶之秋》 第二章、第十四节

 

关榕飞还没来得及还回去的两匹驹虞再一次的派上了用场。

 

依旧是同样的两匹吉良,一个平民一个仙人,却是一次完全不同的旅程。

 

栾州,睦州,芸州,熏州,圭州,函州,昧州,瀚州。

 

嘉国土地上的,由正南起顺时针环抱了首都州辟周的八大周,沿着这个不断的循环,向嘉国中心推进,驹虞纤细而有力的四蹄在云彩上踏出一朵朵白色的浪花,点点的云迹在广袤的天空中细细密密地铺展开来,如同一颗巨大的海螺。

 

伴随着不断变化的方位而改变着的,正是属于嘉国特有的景色。

 

嘉西国位于白海以西,四围地势平坦,往首都州的方向渐渐升高,直至都城白藏,又以君王所居的涿贤宫为制高点。南北两方气候变化较之中部更为明显,各州的植物、作物、服饰、饮食习惯等都略有不同。

 

国土边境的空犷荒芜,近海区密布的大片渔船,两州交界处奇异的小村落,降雨量不同的地区倾斜度不同的屋顶,晒粮食时选用的工具。

 

「嘉之南,曰栾州,其地少木多草,少沙石,栾水出焉,西流注于虚海。木多木棉、梧桐,草多红柞、肾茶、苋、文殊兰。产铜、石青、雄黄。嘉之西南,曰睦州,其地……」[注2]

 

当年倒是蹭让他背过的游记诗文,从未如今日这般清晰的出现在他的眼前。

 

嘉国,这个有着七百余年生命的巨大国度,就这样将自己的一丝一毫展现了出来,贫穷的,富庶的,粗糙的,瑰丽的,凄凉的,繁华的。毫无保留,客观得让人冷情。

 

而越接近首都州的时候,入眼景物中人造的痕迹也越重,大片的屋顶取代了树木的青翠,接到上常见的也由行人变为了各式代步用的牛车马车。

 

而辟州的繁华程度列为九州第一,无愧于其首都州的名号。

 

不知道是不是叶修州侯身份的作用,哪怕当他们大大方方的闯进了都城的上空时候,苏沐秋都不曾看到有一人上前来询问过。虽然对于这种允许外人倾入国都上空的做法持保留意见,但他不得不承认,只有这样,他才能算是彻底的看过了一次嘉国。

 

这就是嘉国,她可以包容每日需要忧心一饭一食的贫穷者,亦可以包容将人命视为草芥的渣滓,人民在其上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有欢欣快乐,亦有悲苦与背叛。

 

她就这么看着,不悲不喜。

 

哪怕她的内里已经开始腐烂,哪怕她已在烈日中蒸腾出了腐朽气息,哪怕她脚下的那座由君王和麒麟的尸体堆积出来的大山以及变得岌岌可危,她依旧傲然,不愧她“王朝”之名。

 

叶修依旧是那副有烟万事足的德性,全程中除了求投喂之外未曾开口做过任何评价。

 

只一次,他的风中振臂高呼,像极了热血方刚的少年:

 

『天下为公我为母,山河洞房天星烛。』

 

那一刻,首都州正在他们脚下。

 

这便是担负了苏沐橙一生幸福的国度。苏沐秋想。

 

而他,绝不会让这幸福垮塌。

 

 

尾声

 

叶修最终带着苏沐秋落在了白藏中心的一处山崖上。

 

往上,久未有君入主的涿贤宫庄严依旧,往下,首都州的景色尽收眼底,远处还能模模糊糊的看到八大州的景貌。

 

疾风呼啸而过,擦着两人的衣服猎猎作响。

 

叶修眯着眼,看着远处越过金刚山而生升起的朝阳,眼神是从未有过的锐利。

 

『苏沐秋,』

 

他说,

 

『你,想不想和这天下谈个恋爱?』

 

 

《秋之一叶 一叶之秋》 第二章 完

 

注:

1.习惯性的写尸体的时候会忍不住就……但是想想这文的基调所以那个被沐秋拔出来的可怜球体其实是个未足月的婴儿颅骨这种事情就还是不祥写了_(:з」∠)_【对不起啊伞哥我真的不是故意要这么来一下的

 

2.参考《山海经》还有初高中地理知识乱诌的,求轻拍_(:з」∠)_……【写到后来就忘记了然后出现bug的可能性很大【也就是热带季风性气候、热带海洋性气候、亚热带季风性气候、亚热带海洋性气候而已工科狗伤不起反正都忘了_(:з」∠)_

 

咳,伞哥虽然很大气很霸气的想要改变和维护好嘉世,不过究其根本原因,还是妹控本性啊_(:з」∠)_能有这样一个愿意为你打天下的哥哥你还是嫁……诶,不对!

 

以及,老叶的文艺腔还有最后一句话都出自狐不举的歌词《风花雪月》

↑顺便说我推荐宿宿和阳子姐的唱的那一版(阳子姐那句“谈个恋爱”真的是美的心尖都要颤了!←虽然和这文联系起来挺出戏的(本来还想戳个传送结果5sing……)


 


评论 ( 8 )
热度 ( 20 )

© 花拾叁-复健读条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