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拾叁-复健读条中

-热爱搞事
-更新频率极度不稳定
-“不做好所有准备就不动手癌”晚期
-复健中,先写短篇及小单元,搞大事长篇依旧大纲读条中

目前施(tuo)工(qian)中的有:
·已经拖成时泪的基三路系列
·沉迷于设定的高乔特传PARO
·全职伪全员的十二国记PARO
·搞事的双叶修八部众AU

【剑三】【羊花现代】花拾叁楼主人 『六朵花。』

【上一章『五朵花。』戳这里】


※作者已A,背景故事记忆只到80年代,人物角色记忆只到大米缸初期

 

※大三下工科狗忙成翔,周更成性

 

※私设有,且很多

 

※ 一定要写在这里的某句心声:GWW!TMD说好的武侠呢!!!




『六朵花。』

 

眼下的情况是:基友之间的先下面基会扒了漫画家六块钱的小号马甲、六块钱背后的真人沈六元正暴露在一个汉子三个妹子的目光之下、那个汉子碰巧还知道沈六元就是六块钱这个事实、那三个妹子以为沈六元是那个汉子的姘头。

 

如果不是时间不对沈六元现在特别想登上围脖(不管是大号或者小号)发上那么一条:要被掰弯了怎么办!急!在线等!

 

只要内容够吸引眼球够吓人,那怕被以为在钓鱼也不怕,他那个无比神通的编辑女神一定会发现他的蛛丝马迹找到他并拯救他于水火之中。

 

“好啦你们别闹啦,他跟我只是普通的房客和房东的关系啦。”花拾叁笑得一脸安抚的把沈六元捞了出来,又从小师妹手中接过了一杯刚泡好的茶塞稳稳地塞到了沈六元手里,并轻轻捏了捏他的手指,表示身为一个尊重人隐私的好房东他是不会扒了他的真是身份的。

 

沈六元松了一口气,软软的捧着由妹子泡给自己的咖啡黄葵花茶小口小口的喝了起来,这才觉得自己被治愈了。

 

他们在这边厢互动着,那边的姑娘们安静的看了个全场。

 

“纯情房客俏房东。”唐门姐姐一脸淡定的吐槽道。

 

~·✿·~·✿·~·✿·~·✿·~·✿·~·✿·~·✿·~·✿·~·✿·~·✿·~

 

沈六元一直觉得,自从来到了基三路,经历了当着美人的面脸朝地扑街、认识了一个比自己还像纯阳的万花、见识到了一堆神经病一般的邻居、发现自己入住的是基佬一天街、每天起床都能看到基佬们在秀恩爱、每天都要被新名词洗脑以后,他的大脑、他的心灵、他的灵魂都已经因为历经洗礼而变得更加坚强。

 

不说能做到泰山崩于眼前而面不改色,起码也能面无表情的看藏剑小哥穿着毒哥的破军套拿着大扇子跳钢管舞。

 

只是自从来到了基三路,他基本就在被打脸的状态。

 

“我便是没想到,”沈六元深吸了一口气,颤抖的伸出了手指,眼神是说不出的凄苦“你竟是入了阵营的。”

 

花拾叁闻言也是一惊,从笔电前抬起了头,像是想到了什么,惶惶间脸色变得惨白“难道你……”是浩气?

 

西马达!不好惹!我们中间混进了一个叛徒!!!

 

我怎么可以犯了一个这么鱼唇的错误昂!怎么能够因为基三路上的小基佬们都爱好和平从不相爱相杀就忘记了对立阵营的仇恨呢!怎么能够因为这货正好是洛风先生的师弟就忘记打听一下对方的阵营呢!怎么能够因为对方是个讨厌耽美同人的直男就放松了警惕呢!

 

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已百年身啊!

 

这都不是重点啊重点是刚才的战略内容到底被听到了多少啊!印刷设计?特典?叉架?GUST名单?肉文的字数?

 

卧槽以后还能不能一起愉快的玩耍了!这个世界不会好了!!!!!!

 

花拾叁的内心在以一种和面部表情完全无关的疯狂在刷着屏。

 

如果沈六元在这个时候能听到他的心声的话,大概会拔出那把纯阳弟子一定会随身携带的(不知藏在哪里的)剑,糊某人一脸太极再补充上一句“我【生太极】的这什么乱七八糟的!”

 

不过显然读心术虽好但并不算在纯阳的日常课程之中,所以沈六元还在顺着自己的思路,慢慢的把说了一半的话继续说完:

 

“所以说……你们刚才在讨论的是同人大展?”

 

“所以说……你们今年是要参展的?”

 

“所以说……你其实是有出本的?”

 

“或者说……其实你根本上就是个耽美同人写手?”

 

花拾叁一脸心虚的把笔电盖上了。

 

如果这个世界是二次元属性的话,沈六元现在大概已经换上了一张暴走漫画脸,额头上刻着五个大字:坑爹呢这是!

 

一个全心全意躲避着和卖腐相关完全不想关注传说中的二次元圈的二次元工作者,兜兜转转之下居然和一个看起来完全是个现充的纯二次元人

 

怪谁啊,谁让现在网络这么发达中文是这么的博大精深年轻人是这么的喜欢追赶新鲜的东西,连没看过一集日本动画的人都会说一句“锁噶”“桥豆麻袋”,三次元的人都会骂人是“脑残”了你根本没法通过语言习惯来判断一个人的属性。

 

再说因为工作环境的原因,花拾叁在三次元人面前都习惯不暴露一些资深二次元用语,免得发生些不必要的麻烦。

 

如果说在才见面的时候沈六元就知道了花拾叁耽美(还是同人的)写手的身份的话,他当时就算是用脸爬也要爬离这可怕的基三路的,还要高(装)冷(13)地附赠一句“滚开,你这鱼唇的二次元。”

 

可惜现在两个多月了,感情也处出来了,更何况花拾叁在知道了他的身份之后一没有爆他马甲二没有影响他的生活三还刻意在他面前回避了相关问题对他充分的尊重。

 

这种时候还要一脸高冷的去打人家的脸,沈六元做不出来,可要让他就这么认了,他又觉得不甘心。

 

早知道最后这样了他还不如一开始就去画个看起来就是(有点过了的)友情的大拉页应付掉编辑算了。

 

而这个时候以往善解人意的花拾叁却没有能体会到他内心的酸楚,刚刚解除了危机的万花弟子此刻正狂喜乱舞的抱着他恨不得跳个圈圈舞“啊啊啊还好你不是浩气QAQ不然我师妹一定会用春泥糊死我!!!”

 

看着周围三个妹子写满了“我在围观”的脸,沈六元对花拾叁只剩下了一个字:

 

“滚!”

 

因为突然的拥抱而心跳加速什么的,那种东西怎么可能有呢?

 

~·✿·~·✿·~·✿·~·✿·~·✿·~·✿·~·✿·~·✿·~·✿·~·✿·~

 

“人的底线其实跟胖此一样,你要是一下子就给拉下来,那对方肯定是受不了的;但你要是今天拉一点,明天拉一点,到最后对方就算裸奔了可能也没有感觉。”——恶人谷谷主·王遗风

 

“卧槽我才没有说过这种话!”——恶人谷谷主·王遗风

 

总之,因为基三路上基佬们的骚扰加上花拾叁楼主人里面各路货色的客人们的功劳,沈六元原本就摇摇欲坠的节操,啊不对,是底线终于在这一刻被彻底的拉了下来。

 

别误会,这当然不是一个大好的少女漫画家从此就被拉入了耽美漫画的深坑。

 

只不过,是用自己深厚的业务知识在各个方面都提出了一些专业性的知道,而已。

 

嗯,而已。

 

“所以,根据【此处随便填一个专业名词】定理,把这个马赛克的位置稍微移上去3mm的话,出来的效果会更加色气而且不会被查水表。”

 

“嗯,没错,这个地方用【】的姿势会比【】姿势给人的感官刺激要强烈”

 

“哦,刮网啊,你让她把【】的参数改成【】试试看”

 

“还有……”

 

沈六元伸手接过花拾叁递过来的茶,在姑娘们闪着光的崇拜的目光中满足的喝了下去,舌头被烫了个泡也没感觉到。

 

身为一个以话商稿为生的人,在这些方面的经验可是那些小打小闹比不上的啊。让你们看看我大中立人士的真实实力。

 

如果沈六元有尾巴的话,这个时候估计已经翘到了天上了。

 

唉,如果不是自己坚持不碰耽美相关的东西的话,这种事时候直接说一句“放着让专业的来”岂不是更帅更能吸引妹子们的目光么。沈六元左脸写着“帅”右脸写着“比”。

 

不过很快,他就发现了事情的不对劲了。

 

——卧槽这和我自己做也没有多大差别了吧(╯‵□′)╯︵┻━┻说好的不碰耽美相关呢!!!

 

不远处的四只二次元人士默默喝茶:底线什么的……

 

总之,这一次理论上应该可以算是剧情小高丨潮的身份摊牌就这么平静的被揭过去了,没有摔门而去,没有“你听我解释”,没有“你无情无耻无理取闹”,真是可喜可贺。

 

晚饭如沈六元预料的三位妹子留了下来,并且让人深感惊喜的亲自下厨了,以往身为厨房一霸的花拾叁现在只能负责洗洗菜端端盘子的打下手。

 

美人美景美食,此刻的花拾叁楼简直是人间仙境。

 

不过沈六元没有那个心情欣赏——他还沉浸在“自己的底线居然被自己吃掉了”这种悲哀的事情之中难过的不可自拔,并在尝试着把自己的底线吐出来。

 

“好啦,你在担心个什么啦!”花拾叁用筷子轻轻拍了一下沈六元的后脑勺,把一碗黄焖羊肉放在他面前“同人大展还有个小半年呢——再说都快要过年了,你躲得差不多也该回家了吧,回家之后你的编辑肯定要找你麻烦,等你把这一茬忙完估计也没时间计较这些了。”

 

对哦,还有这条!沈六元重新生龙活虎起来:他怎么都要忘了他只是避难的了,等这回风波一过,漫画连载也到了新的进度,编辑也没理由再催逼着他卖腐了。

 

“等你都忙完了,估计和基三路的联系也就慢慢淡了,到时候还是个笔直笔直的妹子控,这三个月有损你三观的生活你就当做了个梦呗。”

 

沈六元一口羊肉噎住了,抬头看去正在盛饭的花拾叁还在压着他家小师妹要多吃一点,脸上的表情是一个兄长对于妹子的宠溺,完全看不出别的什么情绪。

 

仿佛他刚刚说的,不是在板上钉钉的预言沈六元离开之后就会和基三路完全断开交集。

 

马上就能回归正常生活的宅男觉得胸口有点闷得慌。

 

虽然他知道花拾叁说的其实是事实。

 

因为他们原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这三个月本来就是偶尔的交集。

 

虽然说这两个多月他和花拾叁还有其他基三路上的住户之间的相处都很和谐,但其实在他离开之后,这些过往还能对他有多少影响,讲故事讲得多的他自然是清楚的。若是想要继续培养感情,这个时候总需要设置点什么,成为两人之间的纽带。

 

不过显然这个不现实,两个人别说是生活的圈子接触的人,就连爱好大概都没有一个能碰得上的。

 

这大概就是一段三个月的友谊,沈六元很清楚,所以说在平日里常常自降底线也不是没有这方面的原因。

 

只是明明他才是主动离开了基三路的那一个,被花拾叁这么淡定的一说,却让他在这一刻,产生了一种自己将要被抛弃的感觉。

 

他其实一开始就是个外来者,偶尔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想起了一个很久没有联系过的有过一段交集的师兄,这才有了之后的故事。

 

而这些,花拾叁大概在觉得收留他的那一刻,就知道。

 

营养丰富的黄焖羊肉卡在喉咙里,烫得他眼眶酸疼。

 

饭桌上还在热火朝天的讨论着“战略部署”的四个人显然没有注意到沈六元的情绪,谈笑间就已经把话题歪楼歪倒了这回的催稿歌。

 

“其实我有录了四个版本,这回听那个金闪闪的基佬哥哥说你有了个姘头才选了这版的。”五毒妹子嚼着炸蜂蛹“本来我想用的是‘你有本事打【】 你有本事交稿呐’这类的。”

 

“是啊是啊,总觉得拾叁小师兄有些时候脸皮可薄了调戏起来最有趣了。”

 

“又不是玩红白机大白天的打什么飞机。”花拾叁故意把脸一板“小姑娘家家的这里还有外人呢你们注意点。”

 

沈六元终于彻底的噎住了。

 

把我的感触还给我!

 

【文章进行到这里让我们来公布一些信(nao)息(dong)吧·阵营篇(一)】

·基三路所处世界一共分为三大势力:浩气盟,恶人谷,中立。其中浩气盟与恶人谷为敌对关系,加入其中一方被叫作入阵营。

 

·虽然说只要不选择入阵营的都会被默认为中立,但是中立势力的人貌似都有喜欢抱臂看戏的特质

 

·当然每个势力都有不爱凑热闹完全游离事外的人,也曾经发生过有人被送进了医院才知道自己是入了阵营的事情

 

·浩气盟与恶人谷的关系一直非常微妙,每年一次的轮流由各所学校承办的同人大展是阵营战的主战场之一,乃兵家必争之地

 

-------------------------------------------

本章提到的花:咖啡黄葵:即大名鼎鼎的黄秋葵,又叫秋葵,别名“植物伟哥”,有很强的补肾功效【。

 

本章看起来似乎有点花羊的模式所以补充点:虽然说小拾叁一直都是在很欢脱的调戏沈道长啊什么的,但那是基于他知道沈道长是个三观坚定的直男不会出现什么狗血的被掰弯的事情,能享受调戏人的乐趣偶尔给师妹们提供点杀必死还不用担心欺骗别人感情不用背上道德包袱,他其实是个用外表的热情来掩饰内心冷情的人(再写就剧透了

 

虽然我是花羊羊花都能吃但这是一篇羊花文啊嗯(´・ω・`) 


评论

© 花拾叁-复健读条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