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拾叁-复健读条中

-热爱搞事
-更新频率极度不稳定
-“不做好所有准备就不动手癌”晚期
-复健中,先写短篇及小单元,搞大事长篇依旧大纲读条中

目前施(tuo)工(qian)中的有:
·已经拖成时泪的基三路系列
·沉迷于设定的高乔特传PARO
·全职伪全员的十二国记PARO
·搞事的双叶修八部众AU

【全职十二国记paro】【伞修篇】『秋之一叶 一叶之秋』第二章 七、八、九节

【第一章】【全职十二国记paro】【伞修篇】『秋之一叶 一叶之秋』序 第一章 一、二节

【上一章】【全职十二国记paro】【伞修篇】『秋之一叶 一叶之秋』第二章 四、五、六节


※十二国记paro虽然想写的严肃一些但是作者似乎天生就是被逗比之神笼罩着的,大概通篇都是私货

 

※虽然tag只打了伞修但其实还是会有别的西皮打酱油

 

※虽然为了写文正在重读十二国记,不过作者金鱼病晚期患者,如果出现了bug要么是忘了要么是私设,欢迎留评指出以便我有机会把bug变成伏笔

 

※作者脑洞比较大可能会有一些奇怪的东西出现←你就直说文里的麒麟都没有天生仁爱的水槽脑袋好了


《秋之一叶 一叶之秋》 第二章、第七节

 

手杖。

 

漆黑的手杖。

 

漆黑的有着独特外形的手杖。

 

漆黑的有着独特外形的三斤重的手杖。

 

那柄在蓝国的传说中占据了重要地位的神秘冬器,带来了荣光与死亡的终极传说。

 

死亡之手。

 

现在这柄死亡之手十分自然的躺在了苏沐秋的手上。

 

『给我了?』苏沐秋十分不确定的看着眼前的两人,也说不太清自己到底想要听见一个怎样的回复。

 

这是一种怎样神奇的发展……

 

『是啊给你了,拿去玩吧。』叶修回答得十分随意,连看都不看苏沐秋一眼就自顾自的掏出了烟枪,一丝不苟的填起烟丝来。

 

『放屁!叶修你不得好死!』还被钉在地上的魏琛张扬舞爪『那可是老夫的心血!不就被我看出你那点小心思你至于这么害羞吗——嗷!』

 

叶修在魏琛脸边磕了磕烟灰。

 

『别丢了就行。』毫不在意的摆了摆手,叶修闲着的手将却邪微微拔出一些,稍带巧劲的一挑便将魏琛整个人挑了起来,也不管对方怎样的挣扎咒骂,弯腰揉了揉蹭过来的兔子头上的那一撮灰毛,又拽过不知从哪里跑来的吉良的缰绳,潇洒淡定的飞上天空远去了。

 

整个过程中,叶修都不曾扭过头看苏沐秋一眼。

 

似乎在魏琛的那句调侃之后,叶修就再也没和苏沐秋有过一次目光交流。苏沐秋看着叶修远去的潇洒淡定的背影,不知怎么的就看出了一种落荒而逃的意味。

 

 

不过很快苏沐秋就没有心思研究叶修那一次到底是不是落跑了。

 

手弩吞日的构思出遇到了困难。

 

自从上一次在鹊壳城中出现了妖魔之后,苏沐秋就一直考虑着为自家妹妹专门打造一把最为适合她的冬器。

 

虽然身为一个爱妹如命的哥哥,他更想做的是将苏沐橙好好护在身后不让她沾染上任何血腥,不过他也明白,让苏沐橙学会直面艰险才是对她最好的保护。不然他也不会在被妖魔入侵了院子之后立刻就拉着苏沐橙进行了基本训练。

 

不过他没有想到自家那个可爱的小淑女在拿起弩箭之后也可以那么暴力就是了。

 

为了配合苏沐橙的发力习惯以及作战特点,苏沐秋对于这把将要交给这个世界上最棒的姑娘使用的手弩有着与以往不同的构思。

 

不再将重点放在射程和威力上,而是将注意力用于增加进攻方式以及射程的多样性,做到可进攻可防守,可单刀直入也可进行辅助——如果叶修知道苏沐秋这个构想的话,大概会忍不住想感慨这是一种怎样无所不用其极的爱。

 

而现在,这把手弩在正式制作之前就遇到了困难:一个难以挑出最佳方案的选择题已经让苏沐秋犹豫不决了很多天。

 

吞日的主色调到底是选择妃色还是朱砂还是胭脂呢?要不用茜素红或者猩猩血?[注1]

 

万一沐橙不喜欢赤色系的手弩怎么办?

 

苏沐秋十分苦恼。

 

得知了他这一人生苦恼,在这方面一向不太负责的关榕飞给他指了一条明路:

 

『给你一天假,回兴欣去问清楚。』

 

苏沐秋一脸的不情愿——问清楚就没有给自家可爱的妹妹一个惊喜的乐趣了。

 

 

《秋之一叶 一叶之秋》 第二章、第八节

 

在兴欣的大堂里见到了魏琛的时候,苏沐秋并没有太过惊讶。

 

毕竟死亡之手现在还在他手上。

 

尽管不久之前某个突然出现在嘉国边去的州侯曾经说过把死亡之手给他玩这种话,但是显然这种话是不能当真的。

 

再说这柄传说中的冬器逸品的主人还什么都还没表示过同意呢。

 

所以这几天死亡之手虽然就在苏沐秋的手上,但是他也就拿来做了一些最基本的分析,连拆都还没有拆过不说,还帮着做了一些基础的修复和保养。

 

魏琛很看重他的死亡之手,苏沐秋看着那黝黑的几乎没有意思伤痕的表面就能明白。

 

那是武将的第二生命。

 

苏沐秋进店的时候魏琛正在和包子讲他刚刚谋到一个郡级职位的时候就已经如何的神勇,简直就是神一般的少年。

 

见到苏沐秋走进店里,魏琛当即也顾不上继续展示他那神一般的少年经历,几乎是一种母亲见到了远行回家的儿子的态度就冲苏沐秋飞奔而来,一路上还撞飞了两条凳子。

 

『哎哟老夫的死亡之手!』魏琛的眼神异常的热切,偏偏这种热切中还让人感到了一种莫名的猥琐『心肝宝贝小肉肉!想死你了!』

 

站在了死亡之手和魏琛两者之间的苏沐秋感到后脊一阵发冷。

 

魏琛的手在离苏沐秋还有两步远的时候被叶修拍开了。

 

『愿赌服输啊老魏。』才睡起来的叶修两眼无神一脸嫌弃『都一把年纪的人了,自重一点!』

 

苏沐秋现在只想找到苏沐橙和她说说话问问近况一起吃个晚饭再一起说说话问问近况一起吃个宵夜。

 

如果继续和叶修呆一块,这个国家在他心中的高大形象迟早得崩塌的一点都不剩。

 

 

 

不过显然自从遇到了叶修之后苏沐秋就彻底和好运两个字“此去珍重”了——就在苏沐秋还在想着可以和苏沐橙一起吃个晚饭吃个宵夜用家人的关心洗去身心的疲倦的时候,陈果早已经伙同着苏沐橙和唐柔以外出采买的名义出去玩了。

 

临行之前还留了话:如果太晚的话今天就不回兴欣了。

 

于是苏沐秋只能和叶修魏琛包子一起吃个晚饭吃个宵夜用不知道什么关系的糟心给身心造成更深沉的疲倦。

 

苏沐秋拿着死亡之手掩面。

 

把嘉国的未来交到这种人手上真的没有关系吗?!

 

晚饭吃到了一半,苏沐秋险些把饭碗扔到叶修的脸上。

 

魏琛是武将也就算了,而且他还是蓝国的人,但是叶修你一个嘉国的州侯居然在隐.晦.的.开.黄.腔这种事情上和人战了个势.均.力.敌.还隐隐占优,这样真的好吗!

 

嘉国还能不能好了!

 

饭桌上,显然刚刚结束了一场恶战,叶修一脸欠揍的放下了筷子开始舀汤,包子在一边塞了满嘴的菜正满脸崇拜的看着他的老大,身为蓝国传奇人物的魏琛正指着面前的空盘指责某人的行为真是太不要脸。

 

『呵。』即使被当面指出脸皮厚过了微国知名冬器叹息之壁,叶修也依旧没有想要收敛的意思『沐秋啊,死亡之手好玩吗?』

 

『老叶我说老使这招你烦不烦!』魏琛嘴角抽动。

 

『招不在新,管用就行。』叶修低头喝汤,苏沐秋的角度刚好能看到他那双墨色的眼仁反射着精亮精亮的油光。『还是你想让我展示一下用一根手指拆杖?』

 

『叶修你混蛋不得好死!』显然是想起了点什么的武将气急败坏的顺手把筷子当了飞镖。

 

随手扔出的暗器并没有击中目标——

 

像是为了实现魏琛那句“不得好死”一般,叶修惨白着脸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无声的倒了下去。

 

苏沐秋恍惚觉得,那一刻,时间的流逝缓慢如静止。

 

 

 

《秋之一叶 一叶之秋》 第二章、第九节

 

无常。

 

看着悄无声息躺在床上的叶修,苏沐秋脑中突然就想起了这个词。

 

这是那位他最敬爱的导师告诉过他的,来自蓬莱的词。

 

苏沐秋记得,在他问及这个词的含义时,老人的回答。

 

『我们每个人都会死,这,便是「无常」。』[注2]

 

我们每个人都会死。

 

这是从另外的那个既没有仙人也没有永生的世界传来的声音,然而苏沐秋却明白了导师的深意:这句话在对这个世界也是同样的,对所有的一切,也是同样的。

 

哪怕这个世界有着活过了千百年的仙人,有着历史久远的五山四内海,哪怕,每一个嘉国的人都在说着嘉王朝的盛世永恒不败。

 

导师告诉过他,那个世界有一种信徒,会花上几年的时间,用彩色的沙粒一点一点制作和勾画出一幅被称作「曼陀罗」的繁杂而精细的图画,却又会在完成之后将所有的沙粒倒入流水。

 

漫长的时间结出的华美硕果,真正存在的时间不过数息。

 

以示无常。

 

当时苏沐秋听着,内心的具体想法究竟如何现在已不可知,但他明白,那时的自己,从未想过,有一日会有一个人,在一片尸山的包围中转过身来,浑身散发着戾气却语调懒散的叫出他的名字。

 

他也从未想过,有一日会有一个人,让他的生活彻底脱开了原有的律动,时时刻刻都恨不能直接把人弄死算了省的总没事找事。

 

他也从未想过,有一日会有一个人,让他甘愿放下安全活命的机会与之一同出战,只不过为了守卫嘉国广袤土地上一个小小沿海城池上空的幸福。

 

而眼下,那个满肚子都有着奇怪主义让他时刻提心吊胆的人,正气息单薄的躺在床上,往日就青白的脸色现在看起来更是像透明了一般。

 

苏沐秋垂下眼帘,眼底的情绪一片晦暗不明。

 

就算是世事当真无常,却也不当是这般情状。

 

他是真的想不到,世上还真的有人,会因为吃食上沾了一点点荤腥,身体就会造反造到这般要死要活的!

 

就算是生活再娇奢无度平日里再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的州侯,也不至于会被养出这么奇怪的毛病吧。

 

把我受到的惊吓还给我!

 

苏沐秋看着恍恍惚惚睁着迷茫的双眼悠悠转醒的某人,觉得再继续呆在这个房间里他迟早会在叶修那啥之前先一步把人掐死。

 

『哎哟老叶你也有今天!』看到叶修醒来,魏琛倒是相当兴奋,也不再揉他刚才在兵荒马乱中撞到的腿了,空出手来在叶修身上各种得瑟的戳来戳去『我说你还行不行了,两滴鸡油就把你放倒了。』

 

叶修看着天花板没有说话,虽然眼神还是很有精神但是整个人看起来完全恹恹的,和之前那种天塌下来大概都能好好活着的样子截然相反。

 

魏琛似乎还沉浸在戳叶修的乐趣中,完全没有没有一点后者现在正身体虚弱的自觉,在自己的得瑟没有得到回应之后反倒是更加的气焰嚣张了起来,大有一雪前耻的气势。

 

完全不在意他现在的行为和猥琐的乘人之危有什么区别。

 

大概是魏琛戳的不耐烦了,叶修用他现在那颤巍巍的声音说了四个字:

 

『死.亡.之.手.』

 

围观了全程的苏沐秋默默的把脸别到了一边。

 

眼前这俩拿着一把死亡之手你来我往掐架无数次越掐越幼稚的人,一个是嘉国的州侯,一个是蓝国的前冢宰。

 

这不天道![注3]

 

 

 

注释:

1.都是红色,《十二国记》里对于颜色这方面好像没有特别的怎么写(也可能是翻译问题……还没有去读日文版_(:з」∠)_)所以夹带了点私货(猩猩血这个说法真心喜欢)

 

2.出自电影《小活佛》,原句是啥来着记不太清了不过就是这个意思= =上宗教学概论看电影的时候对这句解释映像很深所以忍不住搬来用了。

 

3.咳咳,用现代汉语翻译一下这句话,就是“这不科学!”

 

最近忙着闷声作大死的开老叶生日贺文的脑洞……整个人都勤(shen)快(jing)了不少_(:з」∠)_【然后时间就又不够用了……【明明大纲都写到后后面了每天看着大纲都觉得沐秋秋好苏苏老叶好帅……

 

【结果还在缓慢的推着剧情

 

【感觉自己的文风变得有点奇怪……

 

【如果这章看出了叶魏或者魏叶那一定是错觉_(:з」∠)_


评论 ( 2 )
热度 ( 13 )

© 花拾叁-复健读条中 | Powered by LOFTER